南太岛国:除了海水淹没更有外来搅乱
周 远
东大国际战略智库
分享到:

本文2019年8月12日发表于东方网,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东大国际战略智库首席研究员

浩瀚的南太平洋,壮美无比,风光旖旎,风情万种。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岛屿,宛如一颗颗璀璨的珍珠,镶嵌在清澈蔚蓝的洋面上。这里虽远离外部世界,但世界各地的游客络绎不绝。随着中国—太平洋岛国旅游年的举办,这片神奇的海域,也吸引了越来越多中国游客关注的目光。

图片说明:散落在南太平洋的小岛屿

南太平洋地区,目前也仍然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集中的地区之一。南太地区,除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外,共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很多是袖珍国,整个陆地总面积仅55万多平方公里,总人口仅750多万。比较重要的岛国有巴布亚新几内亚、斐济、新喀里多尼亚、所罗门群岛、瓦努阿图、汤加、萨摩亚等10多个。

瑙鲁是南太地区也是世界上最小的岛国,陆地面积仅21.1平方公里。巴布亚新几内亚面积最大,有46万多平方公里,人口530万。很多的岛国,目前基本属于原始状态,经济社会发展相当滞后,基础设施更是匮乏落后。

但经济社会的落后还不是主要的。目前南太地区面临的最大也是最紧迫的问题是因为全球气候变化等原因,这里的不少岛国面临海平面不断上升,面临被太平洋淹没的危险。其中的图瓦卢,已被称为“沉没的岛国”,据报道按照目前的下沉速度推算,也许不用50年,图瓦卢60%的国土将彻底沉入大洋之中。

严峻的气候变化形势,现实的海水淹没危机,让南太地区各国普遍感到了生存危机,它们联合起来,向国际社会一次次发出强烈的求救,联合国以及中国等负责任的国家,高度关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积极推动全球气候变化治理,并在南南合作框架下,为南太平洋岛国应对气候变化提供支持,向岛国提供节能环保物资和可再生能源设备,开展地震海啸预警、海平面监测等合作,获得了南太岛国的一致好评。但美国等国,无视南太岛国的生存危机,为了一己之利,干脆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让众多南太岛国深感失望和愤怒。

分散而又弱小的南太岛国,仅凭自己的努力,显然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与困境。上世纪70年初以来,南太岛国联合起来,创立了自己的合作组织。1971年8月5至7日,斐济、萨摩亚、汤加、瑙鲁、库克群岛、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惠灵顿召开南太平洋七方会议,成立了“南太平洋论坛”。从2000年10月起,该论坛更名为“太平洋岛国论坛”,并一直延续至今。

目前,太平洋岛国论坛共有18个成员,有18个对话伙伴。论坛确定每年召开一次政府首脑会议,在各成员国或地区轮流举行。迄今已举行了49届论坛首脑会议(1972年召开了两次),上届首脑会议于2018年9月在瑙鲁举行。

图片说明:生活在南太岛屿上的当地居民

近年岛国论坛会后,中、美、英、法、日和加拿大等国高级代表还受邀出席论坛首脑会议后的对话会议。从这些年的情况看,太平洋岛国论坛发展迅速,规模越来越大,除年度首脑会议、对话会议外,还有论坛外交部长、经济部长、贸易部长等多个部长级会议。

中国与太平洋岛国论坛也逐步建立和发展了关系。1988年2月,中国驻斐济大使徐明远应邀参加太平洋岛国论坛地区机构协调委员会的讨论会。从1990年起,中国连续派政府代表出席论坛会后的对话会,并与八个岛国创办了“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合作论坛”。

图片说明:南太平洋中的无人小岛

2006年4月,中国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出席了在斐济举行的“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合作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并发表主旨讲话。会上签署了经济发展合作行动纲领,中国与3个太平洋岛国签署了多项合作协议。

中国与太平洋岛国论坛的互动与合作不断增多,论坛秘书处官员多次访华,中国—太平洋岛国论坛对话会特使杜起文,连续多次率团出席了太平洋岛国论坛会后的对话会,在会上阐述了中国对太平洋岛国的政策,宣布支持岛国可持续发展的措施,并积极呼应岛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保护海洋环境和资源等方面的关切,受到好评。

但太平洋岛国论坛如同南太地区一样,情况也比较复杂。少数南太岛屿国,长期来与台湾当局勾勾搭搭,依然与台湾着保持所谓的“邦交关系”,逆历史和国际潮流而动,并利用承办岛国论坛的机会,刁难、干扰中国代表团,很不得人心,也因此损害了中国与南太平洋地区的合作。去年瑙鲁就上演了这样一出闹剧,我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会上,严正表明了中方立场。今年的太平洋岛国论坛主办方是图瓦卢,其从1979年起一直与台湾保持着所谓的“外交关系”。

本届论坛为第50届太平洋岛国论坛,定于本周在图瓦卢举行,论坛成员、观察员和对话伙伴国和组织机构的领导人、负责人正陆续赶往图瓦卢参加会议。此次会议在图瓦卢召开,东道主利用这一机会,组织当地儿童身穿民族服装,坐在充气船里,漂浮在一片下沉的海水中,以引起与会者的警觉。

图片说明:联合国秘书长给太平洋岛国论坛发去视频讲话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给论坛发去了视频讲话,强调“防止不可逆转的重大气候变化,是人类生存和挽救生命的竞赛……我们现在必须采取行动”。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会议轮流到图瓦卢召开,为与会者提供了岛国下沉的实际场景,但论坛能否正视现实,聚焦于岛国面临的下沉危机和发展危机,依然是未知数。从一些报道看,此次论坛前的声音比较嘈杂,有的国家试图把水搅浑。一些国际舆论指出,令人担忧的是,一些西方国家不是把注意力放在如何齐心协力,帮助太平洋岛国克服下沉的危机,而是依然从陈旧的冷战思维和狭隘的地缘政治出发,来观察考量目前的南太平洋地区。

目前的南太岛国,普遍期望的是外界帮助它们解决两大难题,一是切实帮助它们消除贫困,尽快改变落后面貌,改善当地基础设施和民生;二是切实帮助它们改变全球气候的不利变化,给岛国带来的生存危机,有效改变陆地进一步下沉的严重态势。

但一些域外发达国家,不是漠不关心,冷眼旁观,就是口惠而实不至,有的还把原来的援助资金和项目不断削减。更有甚者,昧着良心,不顾事实,妄指中国近年来在南太平洋地区搞扩张,抢地盘。

太平洋岛国论坛秘书长泰勒最近表示,这个被称为“南太平洋”的区域合作组织,正面临历史上的关键时刻。由于这些年来岛国受到全球变暖、海平面上升的威胁,领导人首要关切是气候变化。法新社报道说,面对一些西方国家喋喋不休的所谓中国安全威胁论,岛国的领导人气愤地警告说:“谈气候,别谈中国!”

视频说明:日本外相时隔32年访问南太平洋国家

太平洋岛国本非国际外交舞台的焦点,然而近年来这里越来越成为西方大国势力关注并争夺的战略要地。澳大利亚推出了“加强太平洋(Pacific Step-Up)战略,新西兰提出了“重置太平洋(Pacific Reset )规划,英国制定了“提升太平洋计划”(Pacific Uplift)计划,而美国和法国等域外大国,也同样增加了在地区的插足活动。

值得关注的是,日本正紧随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在南太地区大刷存在感。本月初,日本外相在时隔32年后“突然”造访南太平洋岛国。外相河野太郎此次南太之旅,包括斐济、帕劳、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和马绍尔群岛四个国家。这些国家显然是精心选择的,因为它们都处于从印度洋、南海,通往太平洋的海上交通线的要冲位置。

今年5月,日本为深化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制定了《今后对太平洋岛国政策的方向性》文件,提出了跨部门援助当地机场、港口、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的方针。8月5日,河野太郎在斐济发表了关于日本对于太平洋岛国政策的演讲,表示日本将向太平洋岛屿地区投入更多资源,与志同道合的国家结成伙伴关系。

最近一个时期来,澳大利亚官员频繁访问了所罗门群岛、巴布亚新几内亚、瓦努阿图、斐济和汤加等国,加强与这些岛国的关系,其中一项就是承诺给岛国的基础设施提供投资。但当地媒体评论说,我们已听多了听惯了澳大利亚类似承诺,但就是不见实际行动。如果依然如旧,澳在南太地区的影响力将进一步式微。

图片说明:美国国务卿访问密克罗尼西亚

岛国论坛秘书长泰勒表示,“尽管我们成为地缘政治竞争和他国战略的目标,但南太平洋这个集体,将继续关注绘制自己命运的蓝图”,不会受制于域外势力的牵制和非分之想。

近年来,中国与南太地区岛国的关系,确实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2014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斐济楠迪同太平洋岛国领导人举行集体会晤,强调中国愿与南太国家构建相互尊重、共同发展的战略伙伴关系,共圆发展繁荣和谐之梦。2018年11月,习主席在莫尔斯比港分别会见了建交太平洋岛国领导人,同他们就双边关系和务实合作交换看法。习主席关于中国与南太岛国相互尊重、共同发展的合作主张和务实态度,在南太国家引起了强烈共鸣和高度赞赏。

图片说明:中国“光明行”医疗队赴南太国家医治当地病人

近年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为中国与太平洋岛屿国家的合作提供了新的契机和平台。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南线的重要一支,太平洋岛屿国家拥有独特的区位优势与对接便利。中国在南太地区已经开展和正在开展的合作项目,不谋私利,不附带任何条件,赢得了南太地区岛屿国家与民众的认可。

事实胜于雄辩,西方国家的鼓噪,抹黑不了中国与南太国家真诚合作的成效,它们的阻扰也改变不了中国与南太岛屿国家进一步扩大合作的现实与趋势。

分享到:
说明:本文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专家、作者个人立场观点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