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逼迫日韩增加“保护费”,意图何在?
浦 江
东大国际战略智库
分享到:

本文2019年11月17日发表于东方网,作者为东方智库研究员、东南大学国际战略智库研究员

最近几天,美国军方高官齐聚韩国,与韩国军方密谈。名义上,美韩军方高层是在举行第51次韩美安保会议,但今年的年度例会很不同寻常。

华盛顿醉翁之意不在酒。据韩国媒体报道,美国主要是在逼迫韩国接受特朗普总统提出的硬性条件,大幅度增加美军驻韩费用的分摊额度。与此同时,美方也在逼迫日本接受特朗普的同样要求,大幅度增加驻日美军费用的承担额度,而且摆出了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视频截图:美国防长埃斯珀访问韩国(来源:央视网)

韩国和日本都是美国在东北亚地区的军事盟友。自从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进入韩国作战以来,美军一直没有撤离韩国,最多时驻韩美军的总兵力多达32万人。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冷战结束和美军重新调整全球驻军部署,美国在韩驻军规模大量缩减。据韩国国防部的数据,目前美军在韩驻扎约2.85万人。

美韩于1991年签署了首份包括驻韩美军费用在内的一揽子《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之后双方不定期重新谈判,签署新的防卫费协定,以载明各自承担的费用额度。美韩双方于2014年达成了为期4年的第9次《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韩国分担总额为9200亿韩元,比以前有很大增加。

2017年初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抱怨吃亏,强烈要求韩国进一步增加防卫费分摊额度,双方反复讨价还价后,于今年3月签署了第10份防卫费协定,韩方承担的防卫费增加到1.04万亿韩元(约合9亿美元),较2018年上升8.2%。但该协定不像以往一签几年,而是有效期为一年,在就下一份协定未达成一致时,韩美双方可协商决定是否将现有协定延期。

为了签订新的防卫费协定,美韩双方从今年9月以来,一直在紧锣密鼓地商谈,从首尔谈到夏威夷,又从夏威夷转回到首尔。据透露,双方在费用分摊上分歧巨大,无法谈拢。韩美防卫费分担谈判的美方首席代表是詹姆斯·德哈特,韩方代表为郑恩甫。郑恩甫历任韩国企划财政部次官(部长助理)、金融委员会副委员长。在双方工作团队无法谈拢的情况下,各自提高了谈判等级,但还是谈不拢。11月15日,韩国国防部长官郑景斗和美国防长埃斯珀分别率团与会,然而双方仍未就防卫费分摊达成共识,还要接着博弈。

据报道,韩国试图以美韩两国为长期军事同盟,以及韩国已经大幅度增加防卫费承担份额为由,劝说美方适可而止,不要步步进逼、漫天要价。而埃斯珀承认“韩美同盟关系牢不可破”,但他坚称“韩国是个富有的国家,能够而且应该承担更多费用”。

虽然埃斯珀在会上没有直接提出美方的要价,但据说美国前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在今年7月就已向韩方转达了特朗普总统的要价,并威胁说如果韩国拒绝接受,则美国就要考虑从韩国撤军,让韩国人自己承担安全防务。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韩国媒体报道,特朗普将驻韩美军的费用分摊标价大幅提升,要求韩国承担大约50亿美元的费用。这一要求意味着美方改变了美韩原先的防卫费协定所界定的分摊范围,将美军在韩国驻军所发生的几乎所有费用都包括了进去,除“基地建设、下水道、常规项目”外,还要承担各种“防务准备费用”和美韩联合军事演习的费用,甚至要承担不常驻韩国、但需到韩国轮换的驻韩美军的费用。

美方的50亿美元新要价,把韩国人惊得目瞪口呆。信息传出,韩国舆论沸腾了,指责美国简直是在对韩国公然敲诈。近日,40多名韩国国会议员联名发表声明,表示坚决反对,认为美方的做法不可理喻,敦促特朗普政府停止威胁。韩国舆论指出,美国长期在韩国驻军,实际并非仅仅为了韩国的安全利益,而是为了自身在战略和军事上牵制、应对周边国家,这么多年来韩国已经为此负担了很多,现在竟然又逼迫韩国大幅增加防卫费分摊额度,韩国不堪重负,韩国议员们警告文在寅政府不可屈服于美国的敲诈威胁。

目前美国驻日美军约有54000多人,比驻韩美军多得多。美国对日本同样采取了“狮子大开口”的要价方式。据共同社11月16日报道,日本政府消息人士当天透露称,博尔顿在今年7月访日之际,也已向日方传达了特朗普政府要求日本大幅增加防卫费分摊额度的要求,即从现在的20亿美元增加到80多亿美元。博尔顿称,特朗普认为日美安保条约是“不公平的协议”,因此他主张日本应考虑相应增额,并“希望日美间坦率磋商”,早日达成共识。虽然博尔顿离职了,但特朗普的要价并未失效。近日,美韩日防长还要在首尔聚会磋商。

共同社报道说,日方当时在与博尔顿会谈时,就明确称“日本在同盟国中负担的(军费分摊)比例已经是最高的了。(增加额度)是不现实的”。2004年美国国防部的报告显示,日本2002年负担美军驻日经费的74.5%,远超其他国家的负担比例。美国心知肚明,因此一直不公布数据的变化。就美方的增额要求,日本防卫省相关人士表示,美方的要价“是特朗普擅长的交易的一环。大概是想看看日本的反应吧”。美日防防卫费分摊协定,将在2021年3月底到期,新协定谈判2020年春天就要启动。

按照正常思维和逻辑,特朗普政府对韩日两个盟国同时下手,逼迫它们数倍增加防卫费分摊比例,不可思议。华盛顿为何要这么蛮干?据一些舆情分析,这中间有多方面复杂的原因,甚至不排除有美国更深层次的战略图谋。

自执政以来,特朗普一直在抱怨所有国家都在占美国的便宜,甚至指责一些盟国表现更坏,要求与他们重新谈判。特朗普自认为吃亏的事,是不会干的。此次同时对韩日提出防卫费分摊“天价要求”,属于其进一步的动作。

美国吃准了,在当下的东北亚特别是朝鲜半岛的复杂局势下,无论是韩国还是日本,都离不开美国的军事和安全保护伞,两国必定会抱怨甚至坚决抵制,但最后可能会忍气吞声地接受,即便最后砍掉一半,美国也可以大赚一把。

另外,特朗普把目前美国所有的问题,尤其是涉及美国经济利益、贸易和海外驻军的问题,都归咎于其前任,公开指责他们无能,他要否定一切,标新立异,在美国民众面前显示其真正捍卫美国利益的强硬、果敢、能干形象。

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已经来临,美国国会民主党人正揪住特朗普不放,他需要拿出些干货,来证明自己的非凡政绩。如果能在美军驻韩日两国的军费分摊上问题上如愿以偿,足可以炫耀一番。对此,韩日两国官员和舆论都已经看得很清楚。同时,他们更担心另类的特朗普总统也许会像无情地抛弃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那样,抛弃韩日两个盟国。

但以上不过是浅层次的原因。据分析,华盛顿更深层次的意图,很可能在以下两个方面。

其一,是试图在突破韩日两个盟友后,将美国海外军费分摊的新模式,照葫芦画瓢地复制到欧洲,逼迫北约的欧洲盟国同样大幅度增加共同防务经费开支。北约首脑会议即将在伦敦召开,华盛顿已宣布特朗普将出席,这是他对欧洲盟国再次进行敲诈和威胁的好机会。

也许在外人看来,这种做法很是荒唐,但事实上这种荒唐,这两年来一直在华盛顿上演。当然,这样的强权霸凌,必定会导致美国在世界上越来越孤立,越来越不得人心,甚至失去盟友。但现在的白宫主人,急于谋求的是实现自己连任的愿望,至于美国的形象和其它方面,并不是他的当务之急。

其二,也许是美国在试图用防卫费分摊“天价要求”,逼迫韩日两国接受美国更大胆、更邪恶的战略意图——要挟韩日两国同意部署美国中程导弹。去年,美国以荒唐的借口,提出单方面退出美俄《中导条约》,今年8月美国正式退出该条约。8月初,美国新任防长埃斯珀接连访问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韩国和蒙古五国,明面上是上任出访,实际主要目的是游说五国,推进美国在亚太地区部署先进的中程导弹。

8月3日也即美国正式退出《中导条约》的第二天,埃斯珀在出访中就表示,既然美国已退出该条约,美国国防部将开始全面研发陆基常规中程导弹,并支持尽快部署这种导弹。据路透社8月3日报道,在随行记者问其是否考虑在亚洲部署此类导弹时,埃斯珀回答称“我希望在几个月内……但是这些事比你们预计的时间要长”。至于究竟部署在哪些国家,埃斯珀没有透露,只是称“取决于美国和盟友的讨论以及其他因素”。现在看来,埃斯珀所说的与盟国的讨论和其他因素,似乎正在渐渐浮出水面。

最近美国军方包括埃斯珀和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等一干军事高官先后赴首尔,很不寻常。这些人与韩日两国的军事高官究竟谈了什么,双方都会守口如瓶,外人不得而知,但蛛丝马迹还是有的。

美国一直在东北亚谋求自己的军事优势,推进自己的战略利益,当年企图在韩国部署“萨德”防御导弹,遭到强烈反对和抵制,没有得逞。但美国并没有死心。如若美国在亚洲特别是在韩日两国部署中程导弹,将极为严重地打破现状,引发地缘政治震荡。中导是明确无误的进攻性武器,与“萨德”导弹防御系统还不一样。韩日对于美国军事冒险的极端严重性和极大风险,无疑是明白的,也是担心的,因此不会轻易接受美方要求。

但美国出于本性,不会轻易放弃,美国军火利益集团更不会轻易放弃。美国深知,仅靠游说是说服不了韩日两国的,必须用超常规手段把这两个军事和战略盟友绑到自己的战车上。从这个意义上看,美国同时对韩日下重手,提出明显荒唐的防卫费分摊“天价要求”,不排除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值得高度警惕。

分享到:
说明:本文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专家、作者个人立场观点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