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大国关系波动不定

不难看到世界大国关系严重波动不定,尤其是中美关系和美俄关系碰撞增多、纷争不断,给国际局势带来了诸多不稳定因素,也造成了世界经济贸易的艰难与困苦。

东方观察东大国际战略智库

2019-12-27来源:东方网

本文2019年12月27日发表于东方网,作者为东方智库资深研究员、东大国际战略智库资深研究员

在风云激荡、变幻莫测的国际局势中,大国关系是关键因素,具有不可替代的特殊重要性。大国关系稳定,则世界局势安宁;大国关系波动,则国际局势多变。

当地时间2019年10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正在华盛顿进行新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来源:新华社)

回顾即将过去的2019年,不难看到世界大国关系严重波动不定,尤其是中美关系和美俄关系碰撞增多、纷争不断,给国际局势带来了诸多不稳定因素,也造成了世界经济贸易的艰难与困苦。

一、中美关系风波迭起

美国是世界超级大国、最大的经济体,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新兴经济体,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也是全球最为关注的大国关系。

中美建交40年来,经历了风风雨雨,但总体上保持了大局稳定。

2018年,由于美国一意孤行,打压遏制中国,中美关系发生严重颠簸。

2019年,美国施压、打压、遏制、牵制中国进一步加剧,导致中美关系全面动荡、全面恶化,多个方面的正常交流被中断。表面看来,中美之间主要是经贸之争,实际美国另有战略图谋,已经将战略打击的主要目标对准中国,并从双边关系领域延展到国际政治和地缘政治等多个方面。

美国不仅自己施压、打压中国,而且对盟国软硬兼施,企图拉拢、逼迫它们构筑反华统一战线,中美经贸摩擦只是整个波动不定的中美关系的一部分。种种迹象表明,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国除了在经贸上进一步对华施压、打压、围堵、封锁外,还在台湾、香港、新疆、西藏、南海、台海等涉及中国主权、安全等核心利益问题上,对中国频频采取敌视和敌对行动,在反华道路上越走越远。

美国国会、政府、军队中的鹰派人物,频频发表反华言论,恶化毒化中美关系气氛,歪曲、污蔑、造谣、抹黑中国,挑拨中国民族矛盾,攻击中国的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发展道路、发展模式。美国一些智库和媒体,也在不断推波助澜,扮演反华角色。

美国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情况下,以莫须有的罪名,动用国家力量和各种外交手段,打压华为等中国民营企业,企图将它们置于死地。中美正常的科技和人为交流遭到破坏。美国一些人甚至公开提出要在经济上、科技上与中国“脱钩”。

原本比较稳定的中美关系,正在发生恶变和逆转,而这一切,恰恰发生在中美建交40周年这个特殊的年份里,似乎不可思议。根本的问题,在于美国一些人焦虑不安,秉持冷战思维,唯我独尊,心态不平,不愿看到中国的发展壮大,企图继续称霸世界。对于中国发生的一切,总是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担心中国取代美国,实际是对中国的严重误读误判。中国已反复表明,中国的发展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无论发展到什么时候,中国永不称霸、永不扩张、永不谋求势力范围,但美国不信。

美国严重干涉中国内政,干扰破坏中国的国家安全和安定团结。

今年9月,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外委会无视香港激进势力和暴力分子的恶劣行径,无视香港社会各界的民意诉求,无视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执意审议通过涉港法案,公然为香港激进势力和暴力分子撑腰打气。

今年以来,美国军舰多次穿越台湾海峡,并发展到定期频繁穿越台湾海峡,炫耀武力,支持台独势力;美国加大对台出售先进武器,简化台湾当局购买美式武器的流程和审批要求,提高与台交流人员等级,改变驻台人员身份,与台独分子勾勾搭搭。

美国在新疆、西藏问题上颠倒黑白,对中国不断施压,恶意攻击中国和中国的新疆、西藏政策。今年10月,美方以所谓人权问题为借口,将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公安局等机构,以及8家中国企业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实施出口限制,严重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方利益。

美国在南海不断生事,进行所谓的“自由航行”和“自由穿越”,在南海地区举行军事演习,制造紧张局势,并不断强化所谓的“印太战略”。

12月,美方将“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签署成法,其中包括歪曲抹黑中国军力发展以及涉台、涉港、涉疆、禁购有关中国产品等消极内容。

对美方的反华行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发出了严重警告。

中美之间存在着需要正视和解决的深层次问题,这对两国关系的现实与未来都带来越来越严峻的挑战。中美交往40年来的教训和启示,集中到一点就是: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才是唯一的正确选择。

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指出,在中美利益已经高度融合的今天,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时代,双方应该穿透迷雾,排除干扰,重温这一宝贵的共识,确立这一不惑的定力。冷战思维最终只能孤立自己;零和博弈到头来必将伤及自身。

今年以来,中国政府本着对两国人民、对国际社会负责任的态度,继续寻求同美方进行建设性对话。同时坚决抵制美方的各种霸凌行径,努力维护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确立的各项原则。

事实上,中美的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合作远大于摩擦。合作是中美唯一的正确选择,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面对世界经济下行,国际贸易萎缩、全球治理困顿,恐怖主义肆虐、气候变温加剧和贫困疾病等全球性问题,中美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紧密合作、携手应对。

特朗普2018年12月在阿根廷中美元首会晤中也表示,美中关系十分特殊、重要,两国都是有重要世界影响的国家,双方保持良好合作关系对两国和世界有利。美方愿同中方通过协商增进两国合作,并就双方存在的问题积极探讨对双方都有利的解决办法。

话说得很好。关键的问题,在于心要诚,而且必须说到做到。

二、美俄关系纷争不断

俄罗斯与美国的关系恶化,至少已有十来年。期间美俄两国围绕俄格冲突、美国入侵伊拉克、北非动乱、军事干预利比亚、叙利亚内战、乌克兰危机、俄罗斯间谍在英被毒杀、伊核问题等,不断争斗。

美国和俄罗斯,在国际政治、外交、军事、军控、安全、经济、金融、贸易、能源、人权等各领域,以及在欧洲、中东、东亚、中亚、拉美等地缘政治中,都有很深的矛盾,美国在时刻防范着俄罗斯,生怕俄罗斯发展壮大、势力扩大,对美国及其全球利益构成挑战和威胁。而俄罗斯也把美国视为阻遏其发展和安全的最大障碍和敌人。

2018年,美俄关系经历了一连串的风波。这些风波,既因双边矛盾、冲突而引起,也由于美国国内政治斗争而产生,特朗普因“通俄门”事件遭到了长期调查,至今这一阴影并未散去。

2019年的美俄关系,在延续这些矛盾、纷争和冲突的同时,又有新的演变和恶变。这一年的美俄矛盾和争斗,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中导条约》之争。

2018年10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美苏在1987年签署的《中导条约》,称俄方违反了条约规定。而俄罗斯则坚决反驳,指称真正违反该条约的是美国,美国退出该条约是另有图谋。美俄《中导条约》之争一直延续到今年。

今年2月1日,美国宣布暂停《中导条约》义务,8月2日正式宣布退出《中导条约》,把退约的责任推给俄罗斯,遭到俄方坚决反对。美国退约后,两次公开试验新型导弹。有报道说,美国实际在退约之前就为发展新型中程导弹制定了严密计划,进行了秘密试验,这等于是对俄罗斯倒打一耙。

12月中旬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访问华盛顿时,对美方的做法提出了严厉批评。12月2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就俄2019年相关军事活动及2020年军事目标等发表讲话时表示,俄罗斯有必要监视美国的行动,即美国在欧洲和亚太地区部署《中导条约》所禁止的中短程导弹。同时,普京对美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未来也表示担忧,并警告说如果美方执意违反条约,俄方将持续加强核力量,并进一步致力于建立其他体系,以应对美国的新型中短程导弹系统和核武器对俄罗斯及其盟国的侵犯。

二是“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之争。

12月20日,特朗普签署通过了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内容包括对俄德“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等项目实施制裁。美国威胁称,在30天宽限期过后,所有继续参与该管道建设和服务的公司与个人,都将被取消美国签证,其在美国的金融资产也将被冻结。

“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之争是美俄关系中的一大焦点问题,既涉及经济利益,也涉及地缘政治。该管道由俄罗斯天然气集团以及包括荷兰皇家壳牌在内的五家欧盟能源巨头共同投资,耗资近100亿欧元,总长约2400公里。管道跨越波罗的海,直接连接德国与俄罗斯,工程已投建多年,进度已超过90%,预计2020年建成后,俄罗斯每年可向德国输送550亿立方米天然气。

美国在长期施压德国等国无效,而管道即将通气的关键时刻,甩出连环制裁的杀手锏,试图拆散甚至搞垮“北溪2号”。美国之所以对此下狠手,主要是因为该管道投产输气后,作为美国在欧洲的主要盟国和欧洲最大经济体的德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程度将高达40%左右,美国担心德国从此在经济、能源和安全上靠近俄罗斯,与美国和北约离心离德。同时,美国担心俄罗斯利用该管道,直接占领欧洲的天然气市场,影响到美国的能源市场和利益。俄罗斯当然不会允许美国这么做。美俄争斗正在激化,如何收场是个大问题。

三是美俄在伊核、委内瑞拉、乌克兰和叙利亚等问题上矛盾尖锐化。

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极限制裁,试图搞垮伊朗和委内瑞拉政权,但俄罗斯力挺伊朗和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双方公开和私下的争斗博弈已经多年,今年更是公开怒怼。

在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力挺巴沙尔政府,而美国则支持叙利亚反政府组织。目前俄罗斯在叙利亚已明显占上风,但美国既不甘心,又不想在叙利亚长期驻军和大量增兵,特朗普的叙利亚政策遭到国内强硬派的公开抨击和抵制。

在乌克兰问题上,美国与俄罗斯的矛盾和争斗也在激化和深化。

此外,美俄在中东其他国家和非洲等地,也都存在尖锐的利益之争。在俄罗斯内政问题上,美国一直都在暗中支持俄罗斯的反对派。在金融领域,俄罗斯逐步去美元化,尝试与多国开展国际贸易部分本币结算,并大量抛售美元,储备黄金,以应对美国的金融货币战。

美国和俄罗斯的经贸关系,近年来虽有增加,但去年双边贸易额不过230多亿美元,今年的增加额度也不大。俄罗斯长期处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之中。

美俄首脑有过会晤,特朗普也一直在拉拢俄罗斯,试图对付其他国家,但由于美俄之间存在深刻的矛盾,严重缺乏互信,特朗普的对俄政策受到美国国内政治的影响,美俄关系在2019年不仅没有改善,相反进一步恶化。

去年8月,美国国务院认定俄违反《化学和生物武器控制与战争消除法》,对前俄罗斯间谍斯克里帕尔父女使用了致命生化武器,对俄实行制裁。今年8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宣布对俄罗斯实施第二轮制裁。美国对俄制裁已成美俄关系新常态。普京2019新年向全体国民致辞,表示“俄罗斯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只有靠俄罗斯人民团结一致,共同努力”。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严厉制裁下,如今的俄罗斯经济依然处于困境之中,这也决定了美俄关系处于冰冷之中。

除了中美关系、美俄关系波动不定和纷争不断外,2019年美国与法国、德国等欧洲大国的关系,与日本和韩国的关系,美国与印度的关系,都处在既有合作,又矛盾纷争不断之中。

美国不仅在经贸上逼迫、打压欧洲大国和日本、韩国,而且在军费分摊上对这些国家“狮子大开口”。韩联社在12月26日播发的年终报道中指出,“若美方执意要求韩方大幅提高(驻韩美军军费)分担额,将对两国关系造成负面影响”。

分享到:

合作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