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之乱,何时才是尽头?
周 远
东大国际战略智库
分享到:

本文2020年1月21日发表于东方网,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东大国际战略智库资深研究员

在评述当前世界局势时,有媒体报道指出:天下不太平,太乱利比亚。

利比亚之乱甚至比已持续多年的叙利亚之乱还要杂乱和复杂,就连拥有全球最强军事实力,向来习惯于插手地区和别国事务的美国,也躲得远远的。特朗普总统在2017年9月24日签署的美国公民旅游禁令中,把利比亚明列其中。

视频截图:利比亚问题柏林峰会(来源:央视)

柏林峰会总算开了

1月19日,旨在解决利比亚问题的柏林峰会在德国举行。短短一天的峰会,风云多变,周折无数。仅为了劝说利比亚交战双方的领导人参会,东道主德国就绞尽了脑汁,包括德国外长海科·马斯亲自出面到利比亚去游说劝和,请两大派领导人参会。俄罗斯也在会前把利比亚两大派的领导人叫到莫斯科,普京亲自与他们个别谈、一起谈,但也谈得别别扭扭,不欢而散。

包括中国在内12个国家的领导人或元首代表,以及联合国、欧盟、非盟和阿盟的高级代表,参加了好不容易凑到一起的柏林峰会。应该说,鉴于利比亚问题的极其复杂性,此次柏林峰会还是比较成功的,主要是通过了一份内含55项成果的文件,同意以政治而非军事方式解决利比亚问题,遵守对利比亚的武器禁运,共同促使利比亚冲突各方将停火转化为长久和平。会议还商定设立由联合国主导、参会各方参与的国际跟踪委员会,以便负责查验峰会共识的执行和成果的落实。

国际危机组织的利比亚问题专家克劳迪娅·加齐尼说,柏林会议“可能是迈向和平之路的温和一步”。德国外长海科·马斯强调称,欧洲、非洲地区以及在国际上有重要影响力的国家都被召集到柏林,因为“我们必须确保利比亚不会成为第二个叙利亚”,“这次会议可能是实现利比亚和平的第一步”。

但也有不少国际评论认为,柏林峰会算是开成了,但还不能够说开成功了,因为利比亚问题仍然存在很多变数、很大风险,一系列敏感复杂问题有待具体解决,其中任何一个问题如果不能妥善化解、为有关各方接受,利比亚战乱的火苗随时都会重新燃起。另外,希腊、突尼斯等国因未被邀请参会,火气很大。

利比亚苦难不堪回首

“利比亚,利比亚,利比亚”,这是利比亚国歌的歌名,歌中的主要唱词和最后的呐喊。这呐喊在利比亚历史变迁中久久回响,在利比亚广袤的沙漠中悠悠飘荡,给这个地中海南岸阿拉伯国家带来了不羁的奔放,也使它陷入了无穷的战祸与苦难。

了解利比亚,离不开回顾利比亚的历史。自从公元前3世纪,利比亚人在反抗迦太基帝国统治的斗争中,建立统一的努米底亚王国以来,利比亚这个国家在经历着连绵不断的动乱、战乱、暴乱,既有内斗,也有外侵。但即便是一场场残酷的内斗,也都与外国列强的争夺博弈直接相关。

早期历史上,利比亚曾先后从属于迦太基帝国、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奥斯曼帝国,曾沦落为意大利的殖民地,在二次大战中的1943年又被英国和法国占领,直到1951年才取得独立,建立利比亚联合王国。因为有这段历史,所以现在的利比亚依然能看到这些外国势力后代们的浓重影子。

尽管在发现石油之前,利比亚不过是大片裸露的荒漠,但因为其濒临地中海,扼守非洲北大门,战略地位特殊,这里就成了多国势力你争我夺、多路诸侯争权夺利、多派武装拥兵自重、多个部落相互倾轧、多股教俗力量割据对峙的地方。

1969年9月1日,以卡扎菲为首的“自由军官”组织发动九月革命,推翻了伊德里斯王朝,成立了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卡扎菲的横空出世,曾给这个古老的阿拉伯国家带来希望和理想,加上利比亚大量油田的发现和石油大开发,确实给利比亚创造了一段时间的稳定辉煌,其中黄金储备就达到了143吨。

不管卡扎菲曾做过什么,利比亚人如何评价,当年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大搞市政建设,城市面貌大变,街头车水马龙,民众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全民享有免费医疗和教育,国家对粮食等生活必需品实行价格补贴,卡扎菲领导拥有600万人口的利比亚在非洲率先摆脱贫困,这些都是无法抹杀的事实。

但卡扎菲也有太多的毛病,他狂妄自大,独断专行,外交混乱,孤家寡人。在很多人的眼中,他是一个道德和性格分裂的人物。长达42年的铁腕统治,让利比亚保持了政治经济社会稳定,而作为“变革狂”的他又进行了一次次政治、经济、军事、宗教、文化、理论的“革命”,甚至把利比亚的国名都改了几次。卡扎菲颠覆和革新了利比亚,并与西方国家交恶数十年,也伤害到其他国家。2011年,卡扎菲被推翻后,其政权分崩离析,利比亚立即陷入持续动乱,让太多的利比亚人深感失望甚至绝望。

目前的利比亚一盘散沙,两大势力割据对峙,得到联合国承认的民族团结政府与支持它的武装力量控制着利比亚的西部部分地区,而国民代表大会则与“国民军”结盟,控制东部和中部地区、南部主要城市及部分西部城市。从面积看,前者所控制的地区很少,但作为利比亚国民经济命脉的石油生产与出口控制在其手中。

利比亚的悲剧每天都在发生,内战造成利比亚死伤人员不断,大批难民流离失所,逃往地中海邻国和欧洲国家。利比亚的经济、社会实际已经崩溃,石油生产与出口大幅降低,民众苦不堪言,那个曾经美丽、稳定的利比亚早已不复存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利比亚制造了动乱,留下无数苦难,让利比亚人民不得不吞食各种苦果。

外国势力再次插手

表面看,目前的利比亚为两大政治、军事、经济、宗教势力所分割,实际上两派的背后都有外国势力。这些势力打着各种旗号,借用各种名头,其实都是为了自己的现实与长远利益,为了扩充自己的地盘和影响。

国际媒体的报道普遍认为,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得到土耳其、意大利和卡塔尔等国的支持,而反对民族团结政府、由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势力则获得埃及、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俄罗斯和法国等国的力挺。这些国家为遮人耳目,更多采取提供军事援助、资金支持和派遣雇佣军等手段,支持亲己势力。

从实际控制力和影响力来说,目前民族团结政府摇摇欲坠,根本不是哈夫塔尔势力的对手。但由于该政权是在以联合国为名的大国张罗下成立的,并依然得到联合国的承认,在涉及利比亚政治、经济、外交等主权问题上,该政权在国内外仍有其合法性和优势,如利比亚的石油生产与出口资源就掌握在其手中。

土耳其正是看中了这些,因此自去年底以来不顾国际和地区舆论压力,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公开走到了一起。土议会于今年1月2日通过议案,授权土政府向利比亚部署军队。土总统埃尔多安近日正式决定向利比亚派兵。土耳其通过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合作,以联合开发等名义,大量获取利比亚的石油资源,并把手伸到了地中海中与希腊、埃及等国有争议的海域。

土耳其的大胆行动遭到了支持哈夫塔尔派的外国势力的一致谴责、抗议和抵制。其中希腊、埃及、沙特、阿联酋等国的反应尤为强烈。俄罗斯也是反对的,但土俄在叙利亚等中东问题上又有合作,双方不会撕破脸皮。土耳其先下手为强,出兵抢占地盘,一时虽能得逞,然而必定给地区关系和矛盾争斗制造更大隐患。但土耳其不会回头,因为埃尔多安有现实和长远的各种利益图谋。这些都是利比亚问题的复杂之处。

目前美国在利比亚问题上显得比较超脱和暧昧,尽量减少直接表态支持利比亚的任何一方,尽管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出席了柏林峰会。美国这样做三大原因:一是特朗普从来都不主张陷入无经济利益可图而只有巨大付出的中东战乱;二是目前特朗普正处于内政外交的严峻时刻,无暇顾及利比亚和叙利亚;三是特朗普要主要对付伊朗、朝鲜和中、俄等对美国而言更重要的国家,不愿在动荡不定的利比亚浪费时间和精力。

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在与伊朗等国的中东冲突争斗中,美国需要土耳其的支持配合,因此华盛顿对土耳其决定出兵利比亚,只是表面批评警告,敷衍一下。土耳其当然对此心领神会,因此将计就计,赶紧乘虚而入。

默克尔为何如此积极

德国在利比亚问题上一向有自己的立场态度。即便是当年以美国为首的联军攻打利比亚,推翻卡扎菲政权,德国也没有像法国那样表现得冲锋陷阵。

德国在利比亚也是有重要利益的,在利比亚问题上是有影响力的。但柏林过去与现在的立场态度与调和行动,并非表明德国在利比亚问题上有鲜明的政治态度与是非分辨,而主要是担心利比亚的战乱必定会造成更严重的难民危机,给德国经济、社会乃至政治造成更大冲击。叙利亚难民大量涌入德国,已经给德国政治特别是默克尔本人带来了严重伤害。

德国政府认为,柏林峰会的意义超越了利比亚。基民盟外交事务专家哈尔特表示,推动利比亚和平是“北非和西非实现稳定的钥匙。若我们能成功使利比亚走向和平的未来,这对整个地区而言将是一座里程碑”。默克尔需要这样的里程碑,也需要由此带来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安全感。

但英国智库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The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北非问题专家伊顿,对在美国事实上暂缺的情况下,德国能否成功担任利比亚问题的主要调停者和推动者表示质疑。他认为德国的“斡旋努力是困难的,因为,国际社会以及德国自己的欧洲伙伴们在利比亚问题上如此不一致”。

德国政府发言人则表示,默克尔政府“完全清楚面临的挑战,同时也知道需要有耐心”。他强调,“柏林利比亚峰会不是终点,而是由联合国主导的一个政治进程的开始。利比亚问题的解决不会在一天内成功”。

舆论认为,在利比亚问题上,中国一贯秉持客观公正立场,不谋私利。习近平主席特别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利比亚问题柏林峰会上,针对解决利比亚问题提出了四个“着眼”:着眼利比亚人民根本利益,立即实现全面停火;着眼利比亚国家前途命运,尽快重启对话和解;着眼地区和平稳定,有效妥善化解分歧;着眼消除外溢影响,综合施策标本兼治。国际舆论认为,这四点才是解决利比亚问题的关键所在和合理可行的办法。

分享到:
说明:本文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专家、作者个人立场观点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