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枪击案致25人殒命 世界安全风险增大
浦 江
东大国际战略智库
分享到:

本文2020年2月9日发表于东方网,作者为东方智库研究员、东大国际战略智库研究员

2月8日,泰国东北部呵叻府突然发生一起枪杀事件:泰国第二军区一名青年士兵,在与上司发生争吵后开枪打死对方,然后射杀另外2人。随后这名士兵偷走一些枪支弹药前往当地一家购物中心,一路又向平民射击。截至今天上午,泰国政府宣布枪手已被击毙,事件造成25人死亡,63人受伤。

视频截图:美国CNN报道泰国枪杀事件。(来源:CNN)

泰国无法“Sabai-Sabai”

近两年,泰国在动荡不宁的世界上相对岁月静好。上周,《曼谷邮报》还发表了一篇评论,称泰国是一个sabai-sabai(轻松)的多元文化社会,尤其泰国政局稳定,国泰民安,是很多外国人喜欢游览的好地方,许多外国游客赴泰国观光购物,分享泰国的“微笑”,泰国的旅游业也日益成为泰国经济增长的支柱之一。泰国2月8日发生的这可怕的一幕,让人无法相信。

2019年,被国际舆论普遍称为动乱不堪的一年。这一年全球各地乱象丛生,既有天灾,更有人祸,给整个世界涂上了灰暗的色彩。去年3月15日、4月21日分别发生在新西兰、斯里兰卡的恐怖事件以及美国校园的多起枪杀事件,至今令人记忆犹新。这些恶性事件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损失,也引起了诸多深思。善良的人们,都希望今年全球能够太平一些,可没想到刚刚进入2月,泰国发生如此恶性枪击事件,枪手竟然在网络上直播其暴行,这让人想起去年3月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枪击事件中那名枪手的残暴行径。

世界普遍焦虑不安

这个世界让人揪心,也令人深思。

虽然2020年才过了不到一个多月,但一系列严重事件已经表明今年的世界或许比2019年更糟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级指挥官苏莱马尼被斩首了,主要活跃于也门和沙特阿拉伯的“阿拉伯半岛基地”组织头目卡西姆·里米被灭了,乌克兰航空公司的班机被错误地击落了……严重事件一桩接一桩,让世界不得安宁。

泰国的枪击案,毕竟属于恶性个案,对整个世界而言产生不了多大实质影响。2020年的世界,值得关注的是一系列已经发生、正在发生和将要发生的其他事件。

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大背景下,国际政治、经济、军事、安全严重失序,世界各种矛盾激化,大国竞争博弈加剧,各种势力较量日趋尖锐,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加大,自然环境受到破坏,全球气候变暖引发各种问题,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问题交织,给世界带来普遍的焦虑不安。

全球失序,治理滞后

华盛顿以“美国优先”为理念和炫耀,奉行注重现实利益的“孤立主义”,在国际上以自身利益需要进行权衡,不断退群毁约,将“二战”以来自己主导推进构建的国际秩序不断否定,不是以自己的新标准重新构建,就是干脆弃之不要。联合国在很多方面事实上被边缘化,在叙利亚、利比亚等诸多问题上难以发挥作用,内部机构臃肿,经费捉襟见肘;世界贸易组织处于停摆状态;个别国家你争我夺,试图挤进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争夺世界事务更大发言权;国际社会推进联合国千年目标和2030年计划实现的动力明显不足。西方七国首脑会议越来越变成7国领导人的年度聚会,去年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因故停开,G20峰会立场不一,达成共识艰难。一系列国际公约的约束力明显减弱,各国按照自己的利益需要对公约进行解读解释。

地缘政治危机四伏

美国年初打死苏莱马尼后,表面看美伊关系暂时平静,但实际上美国彻底激怒了伊朗,伊朗的反美情绪已达到极点,伊朗对美国在伊朗周边国家和地区乃至全球目标的各种严厉报复,随时可能发生,美国对自己的安全忐忑不安,忧心忡忡。特朗普为取悦国内犹太选民和保守派势力提出的“中东和平新计划”,站在国际正义与决议的对立面,严重偏袒以色列,这让巴勒斯坦人民对美国彻底绝望,也引发了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强烈愤怒,巴以矛盾将更难调解,巴以冲突机率增大。

土耳其恢复奥斯曼帝国雄风的梦想不断,动作频频。自恃中东头号军事强国,强行插手利比亚,不仅挺一派打一派,还试图将地中海有争议的海域资源据为己有,引发周边多国坚决反对,激起历史矛盾重演。土耳其与叙利亚当局、俄罗斯及美国的关系时好时坏,相互利用,波动不定,导致中东北非地区局矛盾激化,局势严重不稳。

拉美地区左右势力争斗加剧,美国把委内瑞拉反政府领导人瓜伊多请到华盛顿国会山,参加特朗普总统的国情咨文演说,高调展现美国对反对派的支持,引发委内瑞拉政局再次风波迭起。

印度和巴基斯坦围绕克什米尔地区的争端,因其中一方立场强硬,单方面频频出手,导致印巴关系更加恶化,不仅克什米尔地区,而且整个南亚局势更加动荡不安。

世界经济风险进一步增大

世界经济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艰难困苦中挣扎,美国四处发动的贸易战让世界经济贸易备受煎熬。去年多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国际贸易一片萧条,全球投资低迷,市场需求锐减。就连一向稳健的德国经济自去年底以来,也连续下行,作为德国经济王牌的出口严重下滑,德国国内哀声连连。

法国、英国、日本、意大利和韩国等国经济,也是困难重重,俄罗斯经济步履艰难,年初梅德韦杰夫总理被调岗不能说与俄罗斯经济无关。印度经济在连续多年快速增长后,出现大幅下滑,莫迪政府压力山大。

环顾全球,经济保持连续增长的国家和地区不多,而唉声叹气的一片。人们无不把希望寄托于2020年。不久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和美欧的多个经济金融机构,纷纷预测2020年的世界经济将会好转,至少能够实现温和式增长,各家都给出了比较乐观的预测。

但笔者在1月中旬预测认为,无论IMF还是世行,恐怕对今年世界经济的增长预测都过于乐观了,我们倾向于世界经合组织提出的2.5%的增长预测,这不是故意唱反调,而是因为IMF把有些负面因素忽略了。

1月20日,IMF的《世界经济展望報告》内容更新,將今年的世界经济增长预期下调了0.1个百分点至3.3%。笔者认为,这个预测明显过于乐观,估计不久还将被迫再次下调预测。

美国政治与社会分化严重

世界的安宁,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世界大国,尤其是美国。

目前看,今年是美国大选年,能否太太平平,尚是未知数。这取决于特朗普总统,也不完全在特朗普的掌控之中。美国参议院在2月5日虽然否决了民主党对特朗普的弹劾案,但一些评论和动向表明,弹劾风波已造成美国政治与社会更加分化分裂,其意义及后续反弹不可小觑。

此次弹劾案中,美国两党和民意划线分明,共和党团结一致保护了特朗普,但民主党人不会甘心。佩洛西懂得怎样撕开美国政治社会的反击裂口,就如同她在一方面装模作样地聆听特朗普发表国情咨文演讲,同时不露声色地在桌子底下把特朗普的演讲稿偷偷撕开一个裂口,待特朗普讲完后,当场撕裂特朗普的演讲稿一样。很多的分析认为,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仍会余波荡漾,此事对美国未来的政治社会必定会带来严重影响。民意测验虽然表明特朗普的支持率在增加,但依然超不过50%。

民主党人弹劾不成,必定会促使特朗普进行报复,也对自己更有信心,接下来的政策和行动大胆冒进的概率上升,华盛顿政治进程和政策制定会受到他个人意志的更强烈影响。但同时,民主党人也会以美国的所谓民主政治传统规则来出牌,给特朗普制造各种麻烦。

目前看,特朗普竞选连任的优势满满,美国经济增长强劲稳健,盖洛普的美国经济信心指数为20年来的最高点,美国的失业率为近50年来新低,国民满意度15年来首次超越40%,民主党人不是特朗普的对手,但在政治与社会思想意识已严重分化分裂的美国,只有等到今年11月全美选民的投票结果揭晓,才知道特朗普连任是否铁板钉钉。

今年的美国大选,必定更加激烈,世界都在关注美国,因为特朗普的连任与否,与世界各国的关系很大。但美国自恋倾向的加剧,会使今年世界的局势更加波动不定。

脱欧后的英国值得关注

另外一个重要方面,是英国脱欧之后的英国政治、经济、社会动向以及由此触发的英欧关系矛盾及欧盟的团结问题。

英国脱欧并非简单意义上的英国离开欧盟,也不仅仅是英国或欧洲经贸关系的改变。英国脱欧有很多深层次的问题值得观察思考。英国的心态是复杂的,英国政界与民众对经济全球化以及由此造成的英国社会贫富差距加大,看法与选择是不一的。

日益严重的英国民粹主义思潮,主导了约翰逊首相的英国单干、再创辉煌的梦想与动力,也导致了英国一些地方的民族独立意识的增强,给欧盟乃至欧洲带来了更大的冲击与挑战。英国与欧盟的脱欧谈判,注定不会一帆风顺,而英国脱欧带来的种种政治、经济、外交和社会问题,将导致英国在欧洲与全球舞台上的博弈与关系重置,必定会影响到国际关系与地缘政治。

2020的世界已经起步,无论顺遂还是坎坷,都必须继续前行。有一些风险忧患意识,还是必要的。

分享到:
说明:本文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专家、作者个人立场观点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