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义伟接任安倍,日本迎来新时代?

周远东大国际战略智库

2020-09-14来源:东方网

本文2020年9月15日发表于东方网,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东大国际战略智库首席研究员

经过两周多的竞争博弈和内部权力运作平衡,日本执政的自民党新党首今天选举产生,原安倍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以377票的显著优势胜选,菅义伟将接替安倍出任自民党总裁,并将几无悬念地接任日本新首相。因为以自民党为主体的执政联盟,在日本465个议席的众议院内拥有313席的绝对多数,其中自民党单独就拥有280多席,因此日本新首相非自民党新党首莫属。

首相的头把交椅,觊觎者跃跃欲试

在创下日本担任首相时间最长和连续担任首相时间最长两项纪录后,安倍晋三于8月28日宣布辞职,此举既突然也不突然。日本政坛头把交椅的空出,为一批跃跃欲试者带来了希望,也引发了竞争。在日本传统政治文化的掩盖下,这场竞争不如美欧国家的竞选那样明火执仗,但激烈程度毫不逊色。

自民党是日本第一大政党,成立于1955年11月,其前身为日本自由党、日本民主党,其政治立场总体上为保守主义,由日本的中右派和右派人士组成。虽属同一政党,但党内历来派系林立,目前至少有以安倍为主的细田派和财务大臣麻生太郎为首的麻生派等七大派系。对于安倍的辞职,各派都有自己心仪的接班人,但最终谁能胜出,甚至谁可以出面代表本派系竞选,都大有讲究。

安倍辞职后,最初竞选者至少六七个,但约一大半很快经过权衡利弊和与党内外大佬沟通协商,自动宣布放弃竞选;包括被喻为自民党“少壮派”和“机灵鬼”的原外相、现防务大臣河野太郎。

“60后”的河野太郎,相比其他几位明确竞选党首的候选人更具年龄优势,这位深得安倍和麻生栽培与支持的“亲美派”,这次以退为进显然所图深远。毕竟距明年10月的日本众议院大选仅有一年,即便当上首相也意义不大,而且会开罪党内很多人;尤其会让已打算力推菅义伟的安倍、麻生等党内元老不悦。

菅义伟接班,预料之中也情理之中

菅义伟的竞选和胜选,即在预料之中,也在情理之中。

首先,菅义伟得到了安倍和麻生等党内大佬一致支持,他们说服河野退出竞选,就是为力保菅义伟胜选;其次,菅义伟本就排位在安倍之后,顺理成章接位党内临时老大,党内各派都有思想准备;第三,菅义伟作为内阁官房长官,跟随安倍7年多,在党内早已积累深厚人脉,且修练出协调各方的“内功”;第四,菅义伟并不属于党内任何一派,在各派争夺时反而具有平衡优势。再者,菅义伟不同于安倍出身世家,数十年靠自己拾级而上,年逾七旬,水到渠成,接任首相。

日本媒体评论说,菅义伟的出任会让很多日本人重温当年田中角荣从贸易商行送货员和杂志实习记者,最终荣升为日本首相的艰苦经历。当下的经济形势,日本政坛与社会需要这样普通人成功的激励。

石破茂大胆挑战,却遭安倍强力阻击

原日本防务大臣石破茂和自民党政策研究会主席、原外相岸田文雄,这两位竞选者的落选,也早在日本政坛和舆论预料之中。石破茂与岸田文雄均为63岁,安倍离任后,以干事长二阶俊博为首的自民党班子一直在“有条不紊地主导着接班人的挑选工作”,而石破茂并未进入自民党主流和元老们的视野,相反在排斥之列。尽管日本媒体评论称,若论党内呼声和社会民意,石破茂的影响力和领导能力恐怕都在菅义伟、岸田文雄和河野太郎之上。

“走进日本”网站的“政治外交”评论指出,“安倍晋三和麻生太郎都很讨厌石破茂。两人都曾在担任首相时期有过被石破茂‘逼宫’的屈辱经历。安倍晋三在为时任外相的父亲安倍晋太郎担任秘书期间,就曾被当时的官僚欺负得够呛。安倍绝不会放过自己讨厌的人,哪怕只接触过一次;而针对自己欣赏的人才,就算是离职之后,也会照顾到底”。8月28日,安倍虽辞去日本首相,但在新党首选举产生前,他仍是自民党实际领导人,对接班人有很大话语权。此外,这些年来安倍对自民党和日本政府都有极强掌控力,石破茂对安倍的不敬乃至诟病,都被认为是对安倍及其众多亲信党羽的挑衅。安倍此次“突然”辞职,实际上是为菅义伟让路,也是彻底堵住石破茂的上位之路。

石破茂在自民党内资历不浅,曾担任过干事长和多个大臣职位。这位石原派领军人物曾于2018年宣布参选党总裁,此举被认为犯了“大忌”,令安倍很不高兴也很不放心。2019年9月11日,安倍改组内阁,石破茂的防务大臣职务被河野接替,从此靠边站。因为有安倍及其强大的势力存在,石破茂此次竞选党首失利毫不奇怪。

而岸田文雄被党内认为是“文质彬彬派”,虽与安倍关系不错,在党内得到部分支持,他本人也乐意参选,但充其量是菅义伟的竞选“备份”。岸田文雄在竞选中发表的部分言论,也被认为是对安倍政策的批评,被视作是不敬甚至“背叛”。岸田文雄此后首要关心的恐怕是能否继续担任日本外相。

“成功的穷小子”,菅义伟多年媳妇熬成婆

对于菅义伟的接班,虽然日本舆论总体反应平静,但也有不少评论认为,菅义伟只是当下日本自民党党首和安倍接班人的合适人选,但未必是日本今后的理想领导人。

随着菅义伟的上位,日本国内外有关他的各种报道和评论明显增多。《亚洲时报》评论指出,现年71岁的菅义伟被广泛认为是一个“成功的穷小子”,他“以其可怕的自律、精力充沛、广泛的人际网络和精明的信息管理而闻名”。

与出身世家的安倍晋三和众多国会议员不同,菅义伟出身贫寒。他在日本西北部的秋田县长大,那里以漫长的冬天、深深的积雪和秋田犬而闻名。据报道,他家经营着草莓种植园。作为长子,他中学毕业后就在纸板制造厂短暂工作。1969年,他考入广受尊敬的法政大学Hosei University法律研究系,6年后成为自民党议员的政治秘书;38岁时以横滨市议员身份开始自己的政治生涯,47岁时当选为日本议会的下院议员。

2006年安倍竞选首相时,菅义伟是铁杆支持者;2007年安倍因丑闻和疾病辞职,菅义伟在安倍“政治生活旷野”期间始终不离不弃、坚定支持。2012年安倍“凯旋重回”,再度出任日本首相,菅义伟顺理成章成为安倍的得力助手,并以自己的协调和谈判能力而闻名,是安倍内政外交和“安倍经济学”的忠实执行者和推动者。

“信息管理的老法师”,菅义伟出任首相的利与弊

据采访过安倍内阁的记者描述,菅义伟是日本新闻信息收集和管理的大师,并且十分自律,不惧年龄,每天做100个仰卧起坐。他与日本媒体界有广泛联系,但也以严格管理媒体而著称。菅义伟不喝酒,不过他仍然会与有影响力的学者、记者、政治家和官僚们经常进行酒聚,而且时常每晚举行两次。

从有利的一面看,菅义伟接任日本首相,将确保日本政府的稳定和安倍政策的延续。安倍因实施“安倍经济学”而在日本受到赞誉,这些政策被舆论大多认为克服了上世纪90年代日本“失去的十年”。在对外方面,安倍与周边和世界大国积极周旋,设法建立日本稳定的对外关系并推进经贸合作。如果菅义伟秉承安倍的外交政策,日本的对外关系也将保持稳定。

从不利的一面看,菅义伟被认为“可能与其前任关系过于密切”。安倍的过长首相任期“显然超过了其受欢迎的时间”。安倍未能控制住日本新冠疫情蔓延,未能举办2020年东京奥运会,加上其内阁成员丑闻不断,经济和社会政策遭到越来越多诟病。如果菅义伟完全继承安倍内政外交路线,他也必将继承日本舆论对安倍的指责抨击。

菅义伟:“过渡期首相”还是“伟大的首相”

不少舆论表示,菅义伟接任自民党党首和日本首相,不过是为明年10月日本众议院大选前这一年做过渡。尽管菅义伟日前表示,他不会是“过渡期首相”。有人分析,不排除菅义伟成为首相后提前举行大选,然后推出“菅义伟新政”,对安倍路线有所调整。

但分析普遍认为,日本政治不会因“政策变动”而动,即使看似在围绕政策展开争论,甚至政府领导人更迭。日本政治会因为喜欢或讨厌而动,也会因为是否对政治家、政党或派系有利或不利而动,但不会因对日本和国民是好是坏而动。至少外交层面,日本当政者继续强化与美国的军事盟友关系将不会改变。

日本的政治、经济与文化是紧密相连的,而日本社会的发展以及各种问题又与这三者紧密关联。在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遇之大变局和遭遇百年未遇之疫情大流行的双重冲击下,日本国内面临的各种问题,包括疫情蔓延,经济萎缩,社会矛盾增多,老龄化和少子化等都直接影响日本经济社会的良性发展。

日本很先进发达,也很传统保守

日本是一个既先进发达,又传统保守的国度。据调查,日本年轻一代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的关注明显不如其他国家,日本的传统文化影响深远,不少人思想偏于保守。

《日本时报》9月11日发表评论指出,随着敬老日的临近,日本送给老年人的礼物广告和护理中心促销活动都有所增加。庆祝这一天的传统方式是欣赏长寿,并确保老年人得到良好的照顾,这无疑是好的,但日本社会也“必须为年轻一代和新想法让路”。

COVID-19是一个历史性事件,已影响到世界各地的人们。但从日本的媒体报道和其他信息渠道看,人们特别是年轻人虽意识到它的确正带来历史性改变,但是“当涉及到紧迫感以及大力寻求解决方案和采取行动时,整个国家的反应非常缓慢冷淡”,日本应该重新审视自己的思维方式、做事方式和文化传统,对世界作出更积极的反应。

人们对菅义伟的上任既有期待也不无忧虑。日本将会向何处发展,是快速还是缓慢,是保守还是创新?菅义伟能否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

分享到:

合作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