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缘何成了“香饽饽”

黎里东大国际战略智库

2020-10-09来源:东方网

本文2020年10月9日发表于东方网,作者为东方智库研究员、东大国际战略智库研究员

在政斗加剧、社会分化、民意分裂的当下美国,任何一位联邦组织机构的头面人物要获得良好的社会舆论口碑并得到朝野两党的认可,几乎是一件不大可能的事。通常情况下,凡执政党支持的人物在野党必否定,凡在野党力挺的人物执政党必反对。

鲍威尔“破例”获得普遍认可

大选之年和疫情肆虐下的美国,政治、经济、社会危机和种族冲突加剧,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争斗进一步激化。但即便是在此复杂情势下,美联储现任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依然成为少有的例外。从各种表态看,无论是朝野两党还是社会舆论,尤其是美国经济界和华尔街,对鲍威尔都给予了较高的评价和普遍的认可,认为其具有责任担当,能坚持原则立场但又顾全大局,富有扎实的专业知识和实操经验,在应对美国疫情经济危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鲍威尔的一路升迁本身,就验证了朝野两党对他的认可。2011年12月,鲍威尔被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为美联储委员。这是自1988年以来,美国总统第一次提名在野党成员担任这一职务。

6年后的2017年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提名鲍威尔出任下届美联储主席。当年12月5日,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在两党议员投票中,以22票赞成1票反对的绝对高票,通过了对鲍威尔担任美联储主席的提名。2018年1月23日,美国参议院投票通过了对鲍威尔的提名。

鲍威尔执掌美联储可谓驾轻就熟,他上任后以专业的态度坚持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顶住了特朗普总统一次次要求美联储大幅降息的强硬要求,惹得特朗普很不高兴。2018年10月10日,急于扩张美国经济以便为竞选连任“创造更多经济奇迹”的特朗普,以罕见的严厉言辞,抨击鲍威尔领导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制定和实施的货币政策过紧,并称美联储已经“疯了”,指责鲍威尔又蠢又疯,不仅不是他的人,而且比他的敌人还坏。

特朗普对鲍威尔又恨又爱

白宫和美联储的关系一度十分紧张,很多人甚至猜测任性大胆的特朗普很有可能一气之下把鲍威尔“炒鱿鱼”了,因为特朗普上任以来已经有多位不听其言、我行我素的政府高官都被解职了,甚至连美国国务卿和国防部长也难逃被解职或“被辞职”的厄运。但人们注意到,虽然鲍威尔依然不改货币政策,特朗普总统按照美联储1913年成立时的法规,也确实有权解除鲍威尔的美联储主席职务,但特朗普不过是高调狠批狠骂,始终没有真正对鲍威尔下手。人们终于发现,特朗普对鲍威尔实际上还是认可甚至欣赏的,不过是有时候因彼此站位不同、政策立场和谋求不同,对鲍威尔说些气话,以示警告而已。

今年以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蔓延,美国经济遭受严重和广泛的冲击,这不仅对美国经济是一大考验,对发誓要竞选连任的特朗普总统更是重大挑战和考验。

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掌控和合理调控,是确保美国经济稳定的两大关键。美联储的职能实际上就是“美国中央银行”。由全美12个地区的联邦储备银行组成的美联储,负责制定美国的货币政策,包括规定存款准备金率、批准贴现率、对12家联邦银行和其他会员银行及持股公司进行管理与监督。其作用在于控制通货与信贷,运用公开市场业务、银行借款贴现率和金融机构法定准备金比率三大杠杆来调节美国经济。在很多方面,美联储在扮演着与美国联邦政府财政部门相互配合但又相互制约的作用。

但美联储在美国货币金融政策上有绝对的独立决策权,美联储直接向国会负责,接受国会的听证质询。当然,毕竟美国总统是美国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三军总司令,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美联储主席职位再重要,最终也必须听命于美国总统,至少不能总是与总统对着干。

但鉴于美国经济的巨大体量以及对世界经济具有的重大影响,美联储的独立决策权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不可忽视,因此,美国总统也必须尽量与美联储特别是美联储主席处好关系,毕竟美联储在货币政策上是高度专业的,美联储的一举一动、一政一策甚至某种暗示和风向,都会立即牵动整个美国经济的敏感神经。因此在某些方面、某种程度上,“美联储主席的作用几乎超越美国总统”。经济常态下是如此,疫情经济等危机时刻更是如此。

疫情暴发以来,美联储频频出手相救

人们注意到,自今年3月美国疫情恶化以来,美联储一反常态,立即采取了抗疫救市紧急行动,接连出台了一系列货币政策,包括3月3日突然宣布将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下调了0.5%,为之前类似举措下调量的两倍,也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降幅;3月12日,美联储又宣布了大规模扩展回购业务,为美国金融体系增加了1.5万亿美元的偿债能力,以稳定货币市场;3月15日,美联储再次推出几项货币刺激措施,如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下调1个百分点至0.00%—0.25%,重新启动美国量化宽松政策,购买5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2000亿美元的抵押担保债券;3月16日,美联储将回购业务再扩大5000亿美元;3月17日为了保证市场流动,美联储通过商业票据融资机制(Commercial Paper Funding Facility  CPFF)购买无担保的商业票据……

应当说,美联储的这些救市措施是相当大胆的,对拯救疫情下的美国经济、企业及失业局面,特别是稳定美国金融市场起到了重要作用。当然这些货币政策也是相当冒险的,一些政策虽然有利于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的稳定,但也难免产生外溢副作用,引起货币超发等严重的后遗症。

美联储在疫情危机中的积极、大胆和冒险,让始终以拯救经济、股市为主的特朗普总统感到满意,也让处于疫情危机中的大批美国企业、金融公司获得了急需的救助,甚至让一些困难公司和风险公司乘机摆脱了困境。特朗普因此不仅不再指责美联储和鲍威尔,相反给予了赞许。

疫情以来,美国经济虽然遭受重大冲击,但总体上经受了狂风巨浪的考验,最近几个月来不少企业逐步恢复了生产经营活动,美国股市止跌回升,重现涨势,一些企业避免关门和倒闭也提振了美国的就业,使总体失业人数从最多时的大约3000万逐步降低到2000多万,失业率从最高时的13%多降至8%左右。虽然这些经济拯救与复苏跟美国政府与国会接连推出的救援举措有直接关系,但与美联储积极抗疫的货币政策也不无重要关系。

目前美国的疫情还在蔓延,每天仍有数万新确诊病例,死亡人数也在不断增加,整个经济仍处于困苦之中,美联储如何保持和调控货币政策也就变得更加敏感、复杂和重要。

美联储作用非同小可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0月7日报道说,总统特朗普或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将需要在2021年的某个时候作出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即决定是否继续任命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因为这关系到(美国)经济是否能够继续从Covid-19疫情大流行中复苏”。

由于国会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美国政府在疫情后续救援措施上长期争执不下,特朗普总统在10月6日决定停止就经济刺激措施进行对话,这意味着美国投资者、消费者和大量企业可能无法依靠白宫和国会获得更多的紧急财政援助,人们不得不把目光聚焦在美联储,因为“鲍威尔和美联储一直都在竭尽全力来支撑经济”并因此“赢得了华尔街许多经济学家和投资专家的称赞”。在此情况下,人们大多希望下届的美国总统提名鲍威尔第二次担任美联储主席。

鲍威尔目前的4年任期,将于2022年2月到期。华尔街雷蒙德·詹姆斯金融公司的首席投资官亚当表示,“鲍威尔如果愿意的话,应该再度获得第二任期。美联储对Covid-19的回应的速度和力度使他值得赞扬”。尽管关于鲍威尔和美联储未来的问题并未在上周的总统候选人的大辩论中提出,两位候选人的发言人也都没有就是否会再次任命鲍威尔担任美联储主席一事予以置评,但没有否认至少可以视为没有否定。

美国舆论注意到,拜登尚未公开对鲍威尔的未来发表评论,但是拜登已经发布了一条推文,说如果他当选,将会请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博士继续坚持目前的工作并帮助政府应对大流行病,因此可以猜测为“拜登可能对鲍威尔及其对冠状病毒的响应管理会有同样的感觉”。

美国史蒂文斯理工学院的量化金融学教授乔治·卡尔洪认为,鲍威尔“做得很好,他非常果断,反应迅速,他没有任何个人考虑”。当危机袭来时,鲍威尔全力以赴。人们不能确定今后美联储让完全不同的人来执掌有什么道理,也担心新的货币政策是否会有效。

拜登的前任老板奥巴马在2008年大选后面临着类似的决定,奥巴马上任后决定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继续担任该职,而伯南克最初是由前任总统布什任命的,奥巴马仍于2009年8月提名他连任第二任期,以便他可以继续领导美联储有效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大衰退。

亚当认为,“如果拜登获胜,鲍威尔应该是美联储主席的首选,拜登可能会保持连续性。我们需要将利率降低得更长久”。CNN甚至评论称,当下和今后“华盛顿最重要的人可能不是特朗普或拜登”,而应该是美联储主席,如果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生变,则美国的疫情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救援都将发生变化,这种后果是难以承担的。

鲍威尔的成功之道

鲍威尔是一位资深的共和党人,出生于1953年2月4日,为美联储第16任主席。他先在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获得了政治学学位,之后又在乔治敦大学获得了法学博士学位,1984年转入美国投资银行业务,并从此为多家金融机构服务。1992年,鲍威尔曾短暂担任老布什政府的财政部副部长,2010年后担任过美国两党政策中心的访问学者,自2012年起担任美联储行长理事会成员,在美联储深耕多年,不仅专业知识经验丰富,而且人脉关系也很广。鲍威尔的货币政策被认为略偏向鸽派。

有评论认为鲍威尔既有原则立场,但并不固执己见,在必要时能够审时度势,随从大流,如他当年虽然投了赞成票,但实际上是反对美国2012年的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的。

疫情以来,尽管鲍威尔领导的美联储频频出手相救,但对于当下的美国经济及其严重问题,鲍威尔并非没有自己的看法和主见。9月16日,他在公开演讲中称,“自该流行病开始以来,我们采取了有力行动,在稳定方面提供一些救济,以确保复苏尽可能强劲,并限制对经济的持久损害”。鲍威尔表示,“虽然美国经济复苏进展比预期的要快,但总体活动仍远低于疫情大流行前的水平,未来的道路仍然非常不确定”。

一直以来的清醒与冷静、执着与机灵、专业要求与拯救大局需求巧妙结合,以及忍辱负重与坚忍不拔的行事风格,这些成就了鲍威尔,也使他成为了美国朝野两党和业界都能接受的美联储主席,也许,还将确保他长久地坐在美联储主席的宝座上。

分享到:

合作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