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质疑,牛津疫苗离成功还有多远?

黎里东大国际战略智库

2020-11-28来源:东方网

本文2020年11月28日发表于东方网,作者为东方智库研究员、东大国际战略智库研究员

最近,国际上关于“牛津疫苗”的关注度很高,好评也不少,其全球预定量在欧美国家的抗COVID-19(新冠病毒)疫苗中处于领先地位。但围绕“牛津疫苗”的质疑声也一直不断。

“牛津疫苗”的两大优势

所谓的“牛津疫苗”即英国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公司共同研发的疫苗,该疫苗属于病毒载体类疫苗,与美国辉瑞公司和Moderna公司研发的核糖核酸类疫苗不同。

据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公司宣布,牛津疫苗有两大优势,一是价格较低,二是便于存储,在常规冰箱中存放即可,而Moderna的疫苗需要摄氏零下20℃才能存储,辉瑞的疫苗则需要在摄氏零下65—70℃的特殊制冷环境下才能存储,如果不是就地生产,疫苗的超低温运输和保存将是很大问题,一般国家尤其是交通运输和制冷条件欠缺的不发达国家,很难接种辉瑞的疫苗。

由于这两大竞争优势,欧美国家和其他一些国家对牛津疫苗刮目相看,纷纷大量订购,牛津疫苗成了新冠疫苗中的“香饽饽”。

本周,英国政府宣布已预购1亿剂牛津疫苗。英国卫生和社会保障部(DHSC)表示,如果该疫苗经过最终评审获得授权,阿斯利康公司将在今年年底前为英国准备400万剂牛津疫苗,2021年3月底前准备好4000万剂疫苗,英国将成为世界上首批大规模接受牛津疫苗的国家之一。

泰国期望在本国生产牛津疫苗

11月27日,泰国与阿斯利康公司签署了一项价值2亿美元的协议,泰国决定先期采购2600万剂预计在2021年年中交付的疫苗,这些剂量将覆盖泰国约6900万人口中的1300万人。该预定协议为“不可退货协议”。泰国总理巴育在签字仪式上表示,“我们跟踪了全球疫苗生产商,但这个组织已经取得了非常好的进展,他们很可能在明年初就可以生产疫苗”。

根据阿斯利康公司与泰国卫生部、暹罗生物科学公司及SCG商业集团签署的关于AZD1222候选疫苗生产和供应的意向书,阿斯利康将允许泰国暹罗生物科学公司在其工厂生产疫苗,起始日期定在明年。暹罗生物科学公司称,如果计划顺利进行,泰国将成为东南亚第一个生产这种疫苗的国家。巴育要求泰国政府有关部门和药企尽快为牛津疫苗在泰国的接种和生产等流程做好对接准备。泰国政府发言人称,与COVID-19患者密切合作的人,如医生和护士等,将第一批接种牛津疫苗者。

自今年1月份以来,泰国已确诊3961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60例死亡。尽管泰国很好地应对了疫情危机及其带来的公共卫生和国民健康问题,但泰国也为抗击新冠病毒疫情付出了巨大代价,尤其是其严格限制甚至停止外国航空公司和游客入境的防疫措施,严重损害了泰国经济。

菲律宾大量订购牛津疫苗

同一天,菲律宾30多家公司也与阿斯利康签订了采购牛津疫苗的协议,菲律宾将购买至少260万剂这种疫苗,这是该国“第一份采购外国抗新冠病毒疫苗的协议”。据称,订购的大部分牛津疫苗将捐献给政府,用于该国计划中的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牛津疫苗预计在明年第二季度交付,首期将覆盖约100万人。菲律宾政府强调,这项采购计划对于恢复菲律宾经济尤其是商业信心至关重要,这种信心已被持续数月的病毒大流行和大范围封锁所摧毁。

菲律宾政府官员表示,他们计划从明年开始的大约两年时间内,为大约6000万菲律宾人接种疫苗,据初步估算将耗资730亿比索(约合14亿美元)。杜特尔特总统对菲律宾抗疫十分重视,自疫情暴发以来不断加大包括全面封锁在内的一系列抗疫措施,尽管阻力很大,但杜特尔特坚持抗疫优先,也因此民意支持率大增。

截至北京时间11月28日早上,菲律宾确诊病例已达425,918例,死亡人数已达8,255人,在东南亚国家中属于疫情重灾区,其病例总数不仅远远超过了新加坡、马来西亚、缅甸和越南等东盟邻国,而且超过了巴基斯坦,情势危急。菲律宾官员强调,政府希望“尽快结束这场噩梦”,而接种牛津疫苗可能是菲律宾“最好的选择”,是菲律宾摆脱病毒大流行和重新开放经济的一大机会。

据报道,世界上多个其他国家也对采购牛津疫苗表现出了浓厚兴趣。

牛津疫苗试接种风波

但目前国际上对于牛津疫苗的质量是否过关,特别是接种后的有效率究竟如何,仍存在争议。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公司属于新冠疫苗较早开发和宣布开发成功的疫苗研究机构和生产厂,从今年4月起就不断透露出疫苗成功开发的消息,并一直在英国国内和其他一些地方进行接种实验,牛津大学的疫苗专家莎拉·吉尔伯特被认为是全球疫苗设计研发的著名专家。

本来牛津与阿斯利康的疫苗研发进展一直较快速顺利,但9月份阿斯利康公司突然宣布暂停与牛津大学合作的新冠病毒疫苗临床试验,原因是一名英国志愿者在试接种后患有“无法解释”的疾病。这名志愿者被发现患有横贯性脊髓炎,这是一种影响脊髓的炎症综合症。其在接种牛津疫苗后反映不适,阿斯利康首席执行官帕斯卡尔·索里奥特获悉后,立即下令暂停牛津疫苗的研发,这对牛津疫苗的后续研发产生了负面影响。

但一些英美疫苗和医学专家们对病例进行研究后认为,该患者的不良反应可能不是因注射牛津疫苗而引起的,而与其横贯性脊髓炎病因有关。据美国医学期刊《神经病学》称,从以往的情况看,大约60%的横贯性脊髓炎病例比较复杂,在极少数情况下接种疫苗会导致病情的恶化。

尽管仅是个例,但阿斯利康公司非常重视,决定对此单例进行严格审查并暂停疫苗研发,以彻底查明原因。英美疫苗专家认为,常态下,国际上任何一种疫苗的研发都会出现反复,如果无此反复情况反而不正常,这种暂停体现了阿斯利康公司在疫苗研发上的严谨。

经过严格排查,阿斯利康公司恢复了与牛津大学的疫苗研发合作,并加快了进度。据双方称,牛津疫苗有效率不断提高,从最初的60%左右提高到了90%左右,也即与辉瑞、Moderna公司自己宣称的疫苗有效率95%左右相差无几。

牛津疫苗的有效率究竟有多少?

但好事多磨,近日牛津疫苗又被曝出问题。据报道,牛津疫苗在较大范围试接种后发现,剂量较小的试验者效果为90%左右,而原以为有效性更高的大剂量试验者反而效果不佳,一般在62%左右。

牛津疫苗对外公布的数据为有效率70%,研究人员发现他们是将最高有效性和最低有效性综合后得出的平均有效率,这样做并不科学,而且属于“歪打正着”,表明牛津疫苗还是没有严格过关。牛津疫苗与其它新冠疫苗一样,需要接种两剂才能有效,如果牛津自己都搞不清楚究竟应该用大剂量还是小剂量才更有效,就把疫苗正式推出,在科学上是不合适的。

于是,近日来牛津对疫苗又不得不再次进行更深入、扎实、严谨的测试,并在已经进行了据称3万余人试验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试接种的范围,以明确究竟何种剂量的疫苗更有效,综合有效率到底是多少。

英国政府已要求监管机构对牛津疫苗的安全性、稳定性和适用性进行严格评估,如果评估通过,将正式放行。英国卫生大臣马特·汉考克表示,这种评估将使英国距离可能的全国性大规模接种计划更近一步。只要任何一款疫苗获得批准,英国的疫苗接种计划都可以从今年12月开始进行。

英国对牛津疫苗寄予厚望

英国的疫情在持续恶化,目前累计病例1,589,301例,死亡病例57,551例,在全球属于第七位,在欧洲的严重度为第四位。英国的疫情在5月份暴发,当局采取严格防控措施后疫情一度有所缓解,但9月后疫情再度严重恶化,10月底11月初单日病例暴增至近3万例。不过近日又有所下降,每日大约在16000例左右。

疫情已给英国政治、经济、社会和民生造成重大冲击,约翰逊政府渴望尽快摆脱疫情,复苏经济,稳定社会和民心。如果牛津疫苗突破,不仅可以有效缓解英国疫情,也将使英国在国际上获得疫苗研究的领先地位,并带来巨大经济利益。

牛津疫苗研发的一波三折,一方面反映了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公司对疫苗研发的严谨态度,同时也表明新冠疫苗的研发之艰难,这种疫苗不可能一蹴而就,着急不得。英美疫苗专家坦承,常态下一种大范围接种的疫苗,至少需要数年时间的反复试验才能成功,而此次全球新冠疫苗研发都是超常规运作,速度太快了能否保证疫苗的质量,仍是不得不重视的问题,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和对社会极其敏感的事情,万万不可轻率。

莎拉教授成国际疫苗明星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在英国牛津疫苗的研发中,牛津大学的莎拉·吉尔伯特(Sarah Gilbert)教授成了一颗英国乃至全球知名的疫苗研发明星,她是牛津疫苗的首席设计师和研究专家。

莎拉的经历有些传奇,她曾是英国东盎格利亚大学(也称东英吉利大学)一名年轻的生物学学生,后来到赫尔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她在早期的学术研究中,曾发现自己不喜欢那里的学术环境,感觉学校的有些科研人员喜欢独自一人就某一学科长时间钻研,而她更愿意从不同领域集思广益。为此,她曾考虑放弃科学研究,去干点别的,但最终莎拉还是决定给自己的科学生涯最后一次机会,而且她当时也需要这份收入。“正是这一决定,成就了今天的牛津疫苗。”

1962年出生于英格兰北安普敦郡的莎拉,其父从事制鞋业,母亲是一名英语老师。据莎拉的同学讲,莎拉沉默寡言但性格刚毅,办事雷厉风行,她认准了的事会坚持不懈地推进,每天都是长时间刻苦研究。莎拉大学毕业后在一家酿造研究中心找到了一份工作,主要研究如何调试酿酒的酵母,后来才转为从事人类健康研究。她从未打算成为一名疫苗专家,但严谨刻苦的研究却成就了她。

莎拉的刻苦与执着

据BBC报道,2014年莎拉领导了埃博拉疫苗的首次试验。而当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爆发时,莎拉立即前往沙特阿拉伯从事病毒和有效疫苗的研发。在新冠疫情首度暴发时,她的MERS疫苗第二次实验刚刚开始。她迅速意识到可以采用同样的方法来研制新冠疫苗。

于是,莎拉率领的牛津研究小组在中国科学家一公布新冠病毒的基因组序列后,新冠疫苗的设计工作就基本完成了,简直神速。牛津的新冠疫苗从设计到实验室阶段只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到4月初第一批疫苗就已经进入生产阶段。莎拉形容牛津疫苗是由一系列小步骤组成的,而非一次性的重大突破。

莎拉说自己从一开始就把研发新冠疫苗看作是跟病毒的搏斗和时间赛跑,而不是跟其它疫苗研制者的竞争。她一再强调,牛津是一所大学,不是用疫苗来挣钱的。莎拉很务实低调,从不喜欢成为媒体报道的焦点,只愿踏踏实实搞科研。也正因为此,她受到了人们更多的尊敬。

分享到:

合作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