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局势:为和平祈祷,但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周 远
东大国际战略智库
分享到:

本文2019年10月26日发表于东方网,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东大国际战略智库资深研究员

本月以来,一系列戏剧性的事件让持续8年的叙利亚的战乱发生了重大变化。虽然枪声并未完全沉寂,争夺还在继续,但至少从表面看来,战乱不断的叙利亚已经暂时停战。当下的局势,是叙利亚的暂时平静,还是8年战乱的终结,乃至和平的曙光已经出现,对此,国际舆论普遍关切。

连日来,停战的消息在不断传出,而且不止是从一个方向传来。

10月17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奉特朗普总统之命赶赴安卡拉。在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进行了长达5个小时的谈判后,双方达成了一份以土耳其停火换取在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建立30公里纵深“安全区”的停火协议。根据停火协议,土耳其军队在120小时内暂停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军事行动,库尔德武装则在此期间全部撤离土耳其“安全区”,美国则暂停对土耳其的经济制裁。

视频截图:普京与埃尔多安举行会谈(来源:北京卫视)

在为期5天的停火期临近之际,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赶赴索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长达6小时的会谈,双方就叙利亚东北部局势做出了“重大决定”,其基本内容同样为土耳其以停火换取在叙利亚境内建立“安全区”,原来盘踞在这里的库尔德武装和居住于该地区的库尔德人立即从该区域全部撤离。

两份“停战协议”如出一辙,不同之处在于美军撤离叙利亚东北部地区,不再保护库尔德武装“叙利亚民主力量”和“人民保护部队”,改由俄罗斯军警与叙利亚边防军一起进驻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在这里“监督”库尔德武装和库尔德人从土耳其宣布的“安全区”全部撤离。外媒评论说,这两份协议实际等于是美俄两国军队在叙利亚东北部地区的换防,证明美俄两大国实际都已认同土耳其在叙利亚东北部靠叙土边境一侧建立一个30公里纵深的“安全区”。

美国舆论顿时炸了锅,认为特朗普不仅背叛了长期来与美军联合作战、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库尔德武装,而且把莫斯科一直希望得到而没得到的叙利亚东北部地区拱手让给了俄罗斯人,这是特朗普在叙利亚战场乃至中东地区的“重大地缘政治失策”。美国舆论更指责特朗普派彭斯等人前往安卡拉,根本不是为了调解停火,而主要是为了对国内强烈的批评舆论灭火,是以牺牲库尔德人的利益安抚土耳其。

但面对国会、五角大楼、共和党内和美国媒体的猛烈抨击,特朗普不为所动,他在与高级幕僚后商议后表示,“我观察和阅读了那些人给我和美国的建议。我已经观察和阅读了很多年。他们让我们陷入了中东的混乱,但从来没有远见或勇气把我们拉出来”,“让别人来争夺这片血迹斑斑的沙地吧”。

这番话,表明了特朗普的对叙政策和撤军命令并非一时冲动,而是以其眼光和利益算计做出的判断和决断。有美国媒体评论说,尽管国内抨击声音很强烈,但特朗普是美国总统、美军总司令,他已经做出了撤军决定,与土耳其达成了交易,美国任何人奈何他不得,库尔德武装和库尔德人哪怕有千般委屈和不情愿,也最多只能朝美国撤离的战车扔几个抗议的鸡蛋。奇怪的是,近日,库尔德人不仅不再怨恨特朗普,反而称特朗普事实上保护了他们免遭土军的“残暴剿灭”。

这两天叙利亚的局势,似乎在按照美土和俄土达成的两个协议所框定的格局在演变。土耳其宣布正式停止军事行动,当地库尔德武装和库尔德人迅速撤离据守多年的叙利亚东北部地区,美国宣布正式取消对土制裁,美军已撤得无影无踪。

10月24日,俄罗斯驻叙利亚部队指挥部代表伊戈尔·谢里茨基对外界宣布,俄罗斯的军警和叙利亚部队已经进驻了叙东北部地区,占领了距土耳其两公里的叙利亚城镇艾因阿拉伯(Ain al-Arab,库尔德人称作“科巴尼”)的高地,并在那里设立了战斗堡垒,配备了通信塔,一方面监视库尔德武装和库尔德人进一步撤离,另一方面开始根据索契协议对当地进行安全巡逻。

简言之,目前俄军和叙利亚政府军已经全部到位,除了土耳其宣布的30公里纵深“安全区”外,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已经全部在俄军的掌控之中。如果有人在半年前,甚至一个月前勾勒这样的场景,也许遭到耻笑,但现实就是如此。特朗普的决意撤军、对土耳其“和平之泉”军事行动的默许,俄军和叙利亚政府军的进驻,库尔德武装和库尔德人从土耳其“安全区”的全部撤离,从根本上改变了叙利亚8年来的战场格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甚至评论说,“叙利亚之战,或者说持续不断的叙利亚战争,可能就这样结束了”。叙利亚那块曾被美国支持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DF)控制的三分之一的地区,将慢慢被重新纳入大马士革的轨道,与美国并肩作战的库尔德人武装部队也将如此。

目前看,土耳其的目的达到了,俄罗斯的目的达到了,特朗普的目的也达到了,叙利亚政府的愿望也初步满足了。但CNN评论说,“在地缘战略的资产负债表上,谁是赢家是很清楚的”。也许目前有人为叙利亚的战局暗自窃喜,甚至公开狂欢,因为他们确实夺得了“值得炫耀的东西”,但“在这张资产负债表中,处于亏损行列顶端的是美国”。

如果不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2011年初对叙利亚策动“颜色革命”,企图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府,叙利亚不会发生持续8年多的战乱,导致国家被毁、生灵涂炭,成为多国势力的利益角逐之地。如今,美国竹篮打水一场空,只落下特朗普一句无奈的告别话。

叙利亚战乱是否真的就此平息了?应该做这样的祈祷,但目前下这样的结论恐怕为时尚早。

首先,目前的叙利亚仍处于分割状态。近年来,特别是2018年以来,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和伊朗的大力支持下,相继获得了东古塔战役和南部的德拉等三省的战役胜利,收复了与约旦、以色列、黎巴嫩交界处,肃清了中部、南部和东南部地区的反政府武装。

但此前由库尔德武装占据的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占叙利亚全境的三分之一。目前虽然库尔德武装在撤离土耳其宣布的30公里纵深“安全区”,并与叙利亚政府军暂时和解,但库尔德武装能否心甘情愿地完全交出这块土地,仍是未知数。库尔德武装和库尔德人与美军联合作战4年,与叙利亚政府矛盾深刻,最近因土耳其越境猛打、美军撤离不再保护,不得不迁就叙利亚政府军,但一旦局势稳定下来,双方如何“算账”、今后关系如何相处,仍存在很多变数。按库尔德人的传统、性格和利益诉求,如得不到满足,他们决不会立地成佛、俯首称臣,至少局部冲突难以避免。

其次,未来土耳其在叙东北部境内设立的30公里“安全区”地位如何确定将是一大难题。土耳其设立该“安全区”的理由是安置因叙利亚战乱而逃亡到土耳其的叙利亚数百万难民,打击叙境内的极端、恐怖势力。美俄从各自战略利益和与土关系的需要出发,表示理解土耳其的“安全关切”,暂时认可了安卡拉的要求和做法。

但土耳其在叙境内设立“安全区”是否真的出于其宣布的目的还是另有所图,舆论有种种分析,其真实意图究竟是什么,有待未来验证。即便安卡拉确实是这么想这么做,但这个纯属土耳其要求、强行建立并完全由土耳其控制的“安全区”,设立在主权国家叙利亚境内,叙利亚从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角度出发,不可能允许土耳其长期在叙利亚境内设立这样的安全区。

舆论注意到,俄罗斯在调停叙利亚局势时,强调了维护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在最近有关叙利亚局势的表态中,更是反复强调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表示叙利亚迟早要把侵略者赶出去。

库尔德武装和库尔德人之前虽占据了叙利亚三分之一的地盘,但毕竟没有宣布独立。如果土耳其的所谓“安全区”一直存在下去,则意味着叙利亚境内出现了一块由外国人占据和掌控的新“飞地”,等于叙政府前门驱赶了库尔德武装,后门迎来了更加强悍的土耳其。今后这块“飞地”是“安全区”还是新的“冲突区”,疑问很多。

第三,美国依然是个不确定因素。此次美国不管是情愿还是无奈,主动还是被动,确实暂时撤离了叙利亚,但精明的特朗普为什么选择此时从叙利亚撤军,原因几乎众所周知。虽然特朗普的叙利亚政策发生了改变,但美国对叙利亚的战略不会改变。

舆论几乎一致认为,美国出于多种利益需要和考虑,长期看决不会放弃在叙利亚的利益和图谋,决不会放弃对巴沙尔政权的颠覆企图。今后只要利益需要、时机合适、局势允许,美国完全可能再次介入叙利亚,甚至不排除以各种手段再次拉拢库尔德武装,暗中勾结叙利亚的反政府势力。据报道,美国虽然撤军了,但仍在暗中支持库尔德武装,所以近日库尔德武装对特朗普表示了感谢。

第四,叙利亚是个主权国家,叙利亚问题应该通过政治协商解决,叙利亚事务应该由叙利亚人民自己当家作主,但现实是叙利亚事务基本上是外部势力在以各种名义和借口掌控。此次两份“停火协议”的谈判和达成,并未见叙利亚政府的影子。如果叙利亚不能真正实现民族和解,仍由外部势力在博弈角逐,叙利亚的和平只能是脆弱的。

当一切尘埃落定,叙利亚的和平——黯淡的和平重新回到叙利亚之时,也许掌声将会响起,然而这掌声将是凄惨的。迄今为止,已有50多万叙利亚人在冲突中丧生,数百万人可能永久流亡,数百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8年战争导致叙利亚的许多城镇成为了断垣残壁。这个命运多舛的国家实际已经千疮百孔。

分享到:
说明:本文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专家、作者个人立场观点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