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交易艺术”会在中东灵验吗?
东大观察
东大国际战略智库
分享到:

本文2020年2月3日发表于东方网,作者为东南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1月2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布了一项所谓“中东和平新计划”,引起国际舆论一片哗然,遭到巴勒斯坦国领导人和民众的坚决反对。

特朗普为何提出新方案?

国际舆论对特朗普提出这项新计划感到不可思议。因为今年是美国总统大选年,美国在1月3日斩首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级指挥官苏莱马尼,导致双方差点儿火拼,近日事态稍有缓和,特朗普为何又一意孤行,在中东问题上大做文章,挑起新的矛盾冲突?

视频截图:特朗普在达沃斯论坛发表特别致辞。(来源:达沃斯论坛官网)

其实,这是精明的特朗普在下一盘大棋,而且他决心以其坚信的“交易艺术”来赢得这盘棋。因为,特朗普需要赢得这盘棋。随着2月初民主党在艾奥瓦州举行党团会议选举,美国2020年总统竞选开始正式登场。特朗普在3年多前入主白宫时就发誓要赢得连任。现在到了关键时刻,更要主动出击。最近特朗普看似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其实都是围绕他的竞选连任这一核心目标在运作。主动出招,声东击西,高调宣扬,展现政绩,击败对手,这些都是特朗普的擅长和优势。

1月3日,特朗普亲自下令斩首苏莱马尼,尽管国际舆论纷纷谴责,美国国内批评之声也不绝于耳,但客观上特朗普得手了,而且在之后很快稳住了局面,也让朝鲜半岛等地区变得平静了不少,从而使美国国内特别是共和党内的强硬派们更坚定了在国会民主党人试图弹劾特朗普的关键时刻,力挺他们的“旗手”。面对接下来的2月5日参议院对弹劾案的裁决,共和党的一些强硬派议员公开扬言,就算民主党“诬指”总统的那些事情存在又能怎样?“企图推翻总统就是企图颠覆分裂美国”。从事态看,国会民主党人面对共和党人掌控的参议院,明显反击乏力,连听证调查需要传唤新的证人都做不到。

1月21日,特朗普冒着严寒亲赴瑞士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高调发表了被舆论普遍认为“更像一场竞选演讲”的特别致辞。特朗普大肆宣扬他上任以来美国的“辉煌业绩”,称强大的美国又回来了。他还不回避地称上一任总统没有实现什么,其他有些国家处境并不好,很多国家在将美国作为榜样。第二天,他又破例在达沃斯举行了记者会,再次高调宣传他领导下的美国,并对美国国会民主党党人对他的弹劾行动进行了坚决的反驳。显然,特朗普既是在国际上造势,也是为了回击国内的民主党反对派。

2月4日,特朗普总统预定在美国国会发表主题为“伟大的美国再回归”的年度国情咨文。据美国媒体报道,此次国情咨文将聚焦于特朗普总统任内的各种成就。

随着美国总统竞选年的大幕徐徐拉开,特朗普的政治大戏将一幕幕登场。很多人在预测今年美国的大选结果,其实如果不出大的意外,人们透过这一场场大戏,已经没有太多悬念了,这就是美国的所谓民主政治。

在今年的关键年里,抓住内政外交上的核心话题,抓住核心选民尤为重要。眼下对特朗普而言,内政尤其是经济上的政绩还是明显的,尽管有各种不同的议论和猜测,但照目前美国的经济势头,未来几个月出现下滑的概率并不大,而外交上的变数还是存在的,因此需要在这方面继续掌握主动。

虽说欧洲和亚洲日益成为美国的对外关系重点,但中东局势、中东问题、美国的中东关系、美国的中东利益,历来都与美国人牵扯很多。美国有大批的犹太人,而且很多犹太人在美国政治、外交、经济、金融、军事、安全、科技、宗教等领域把持着重要位置,具有非同一般的政治社会影响力。

在2016年的总统竞选中,特朗普靠着他对犹太人选民的许诺,得益很多。尽管他的一些主张在国际上显得有些荒唐,但美国国内的那些选民爱听,对特朗普的竞选管用,事情的复杂和微妙之处就在这里。简而言之,对特朗普在此时此刻推出他的“中东和平新计划”,需要从其现实与未来的政治需要和谋略策略来看待,而不能仅仅站在中东问题的本身来分析思考。他试图通过推出“中东和平新计划”,显示其中东和平塑造者的形象。

“中东和平新计划”是什么?

特朗普在1月28日公布“中东和平新计划”看似突然,实际谋划已久。从以色列和美国透出的信息看,这项计划主要是由其高级助理、女婿库什纳负责制定的。特朗普在白宫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一起举行联合发布会时,称该计划是推动解决巴勒斯坦与以色列问题的“世纪协议”,为巴以双方提供了“双赢”的机会,是“现实的两国方案”。

据透露,该计划分为政治和经济两大部分。政治部分主要包含以下内容:美国将承认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许多地区的主权,实际就是正式承认以色列在侵占领土上所建设的诸多犹太人居住点;允许巴勒斯坦国政府控制的地区面积“增倍”;让未来的巴勒斯坦国在耶路撒冷东部郊区建立首都,但不能在耶路撒冷城内,美国将会在这个首都设立大使馆,耶路撒冷将继续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不强迫任何以色列或巴勒斯坦人离开家园”,暗示位于以色列控制的西岸地区的犹太人聚居点将维持不变;按照该计划转移给巴勒斯坦的土地,在未来4年内不被开发;由巴勒斯坦国政府与以色列政府协商立国的条件,但计划呼吁巴勒斯坦当局在未来4年中要满足让美国承认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所必需条件,包括放弃恐怖主义、通过法律铲除腐败、制止激进组织圣战组织和哈马斯组织在巴勒斯坦国的活动等。

与此同时,美方承诺如巴以双方接受这一计划,除自身外,还将动员有关国家加大对巴勒斯坦国的投资。从以色列媒体透露的信息看,去年库什纳已多次到访中东,一是安抚以色列,保证美国将继续支持以色列;二是说服以色列主要政治党派接受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新和平计划,不要窝里斗;三是说服内塔尼亚胡政府接受该计划,给巴勒斯坦国让出部分土地,以换取和平。库什纳称,这是促进该地区和平与发展的“巨大机遇”。

去年6月,库什纳在巴林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宣布,如果巴勒斯坦人同意一项政治协议,美国将会在该地区投资500亿美元。库什纳甚至自信地表示,尽管目前巴勒斯坦方面不会接受,但这种拒绝有可能“主要是摆姿势”,“最终我相信人们将成为理性的参与者”。他甚至辩称,“以色列不是造成巴勒斯坦人民苦难的根源……如果你想去约旦河西岸或加沙投资,那使你受挫的是对恐怖主义的恐惧,而且你的投资可能被摧毁”。

巴方坚决拒绝

对于特朗普提出“中东和平新计划”,事先早已串通好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联合记者招待会上当场附和特朗普,形容这个计划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协议”,以色列绝对不会放弃这个计划。

但巴勒斯坦国方面对美国与以色列合谋炮制的所谓“中东和平新计划”,立即表示了坚决反对。巴勒斯坦国总统阿巴斯指出,这份计划不仅不能带来和平,相反只会给中东和平进程带来更多的风波,这是对中东和平的“世纪耳光”。阿巴斯表示,巴勒斯坦国决不会拿耶路撒冷去跟美国和以色列做交易,因为这连任何一个三岁的孩子都不会这么做。巴勒斯坦其他政治和党派的领导人也都纷纷指责特朗普的所谓“中东和平新计划”。阿巴斯表示,巴方将从此断绝与以色列和美国的“一切关系”,包括今后不再分享有关恐怖活动的情报信息等。

2月1日,应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要求,阿盟当天召开紧急外长会,讨论美国的“中东和平新计划”,会议宣布拒绝接受该计划,支持巴勒斯坦的合法权利。阿盟的公报指出,美国政府提出的“中东和平新计划”未满足巴勒斯坦人民基本权利和愿望,违反国际法和联合国决议。公报强调,应以“两国方案”作为巴以和平进程基础,坚持和平才是解决冲突的选择,并明确警告以色列不要单方面执行该计划。

联合国对特朗普的新计划也表示了反对。

美国《纽约时报》的评论指出,该“提议标志着几十年来美国和国际政策的重大突破”。得不到巴勒斯坦方面的认可,特朗普的所谓“中东和平新计划”很可能泡汤,而且会进一步激起阿盟国家和巴勒斯坦对美国明显偏袒以色列的强烈不满和仇恨。

巴以矛盾很难解

巴以矛盾和冲突,已经延宕了数百年甚至数千年,实在太过错综复杂。

巴勒斯坦苦难深重,许许多多的巴勒斯坦人长期没有自己的国家和归属。目前巴勒斯坦国名义上的领土包括加沙地带的365平方公里和约旦河西岸地区的5800平方公里,但实际控制领土仅2500平方公里。人口名义上有1200多万,但实际仅有480多万,其余均为难民和侨民。

1988年11月15日,巴勒斯坦正式宣布建国,并一直希望成为联合国成员国,但由于美国和以色列等国的坚决阻挠,梦想至今未能成真。美国多届政府,特别是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当政时期,都曾为巴以关系进行过调解,但最终都未成功。以色列总理拉宾曾主张与巴勒斯坦人和解,可他在1995年被犹太激进分子刺杀身亡。巴勒斯坦内部也是派系林立,有温和派也有强硬派和激进派,内部四分五裂,立场不一,持强硬反以立场居多。

巴以矛盾和冲突背后,还有很多地区和国际大国的因素。关于巴勒斯坦问题,曾经提出过多个方案,包括“一国方案”“两国方案”“三国方案”,目前以“两国方案”为主,即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都成立独立的国家。

但“两国方案”的推进落实,又遇到种种矛盾和问题。美国虽然一直在充当巴以双方的“调解人”,但总体上扮演的是明显偏袒以色列的角色,因此不被巴勒斯坦和广大阿拉伯国家、伊斯兰国家所认可。

此次特朗普提出“中东和平新计划”,一方面是出于自身利益,同时也是在内塔尼亚胡的政治困难时期,力挺这位亲美的以色列总理。人们不会忘记,当特朗普在联大发言受到普遍嘲笑时,唯有坐在台下的内塔尼亚胡不断为特朗普鼓掌喝彩。

年轻的库什纳也很想在中东问题上展现新作为,但特朗普在很大程度上参照朝鲜半岛和谈的路子,试图以经济利益为诱惑,换取巴勒斯坦的根本性让步,这种“交易艺术”和手段能否成功,令人怀疑。

巴以之间既有历史、宗教、种族等历史矛盾,又有各种现实矛盾。无论是以色列还是巴勒斯坦内部,对于巴以关系也都有势不两立的分歧和不同立场态度,这使得双方之中的任何一方要走出对立,实现和解,都很不容易。

其中耶路撒冷的归属问题是巴以矛盾冲突的焦点。耶路撒冷面积只有126平方公里,是一个被一圈城墙所围绕的老城,但它被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认定为宗教圣地。1980年以色列立法认定耶路撒冷是该国“永远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而1988年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则宣布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国不可改变的首都,但因一直在以色列的实际控制之中,巴勒斯坦在此建都的难度非常大。

美国主持的历次巴以和谈,都尽量绕开耶路撒冷的归属这个敏感问题,但特朗普善于否定前任,加上他在2016年竞选中对犹太人选民和以色列都作了许诺,上任后当年即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在次年硬把美国驻特拉维夫的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等于否定了巴勒斯坦国的主张,从而进一步激化了矛盾,使得问题更加复杂化。

此次特朗普的计划明确提出耶路撒冷实际归属以色列,仅把耶路撒冷城外的东郊地区划给巴勒斯坦国,并要求巴勒斯坦以后非军事化,完全在以色列的包围之中,仅此一条巴勒斯坦就决无可能接受特朗普的新计划。

巴勒斯坦国和人民要的是自己的主权、尊严、家园和认为属于自己的圣地耶路撒冷,而不是要扩充一些并无实质意义的土地面积。美国战略分析家们认为,特朗普此举等于是在唆使巴勒斯坦的激进武装向以色列发起武装袭击,搞掉温和派总统阿巴斯。

美国《外交政策》网站1月29日发表评论指出,乍一看,特朗普的“中东和平新计划”似乎具有合理性,它谈到了以巴冲突的“现实的两国解决方案”,承诺进行空前的500亿美元投资,甚至在同一句话中提到“巴勒斯坦首都”和“耶路撒冷”。但特朗普“政府的目标不是和平,而是以色列对数百万巴勒斯坦人的军事统治正常化”。一种比较隐蔽的计算机感染被称为“特洛伊木马”,就像它的名称一样,它只能通过诱骗用户接受它来执行其邪恶的任务。计算机世界中“特洛伊木马”是一种旨在误导用户,掩盖其真正意图的恶意软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白宫正式宣布的解决以巴冲突的计划也是如此”。

分享到:
说明:本文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专家、作者个人立场观点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