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政坛“地震”的真正风险在哪里?
周 远
东大国际战略智库
分享到:

本文2020年2月12日发表于东方网,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东大国际战略智库资深研究员

上周德国政坛发生了一次不小的“地震”,不仅让全德上下忧心忡忡,也让欧洲的政治家们感到事态严重。此次“地震”表明,长期普遍看好的德国政治生态乃至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稳定,犹如德国经济的曲线图一样,正在从冉冉上升变为波动下坠,德国将向何处发展,如何走向未来,成为人们的一大疑问。

视频截图:默克尔在2020年达沃斯论坛上发表特别致辞。(来源:达沃斯官网)

卡伦鲍尔不想干了

2月5日,位于德国中部、素有“德国绿色心脏”之称的图林根州举行州长选举,由于执政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图林根州分部,无视基民盟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的一再要求和警告,私下与德国选择党联手,助推自由民主党竞选人克梅里希成功当选州长。

德国选择党是近年来德国快速崛起的极右翼民粹政党,其政治背景、宗旨、色彩和谋求在德国尽人皆知,该党正在逐步攻城略地,侵蚀更多的德国政治版图,闹得人心惶惶。在此大背景下,作为德国正统政党和主要政治稳定势力的基民盟,竟然与该党一直反对的极右翼政党勾勾搭搭,让德国政坛和民众大跌眼镜。德国《明镜》周刊认为,事触犯了自民党和基民盟内部的禁忌。

正在非洲访问的德国总理默克尔闻讯怒不可遏,要求图林根州必须重新选举。卡伦鲍尔主席也是怒气冲冲,要求追责基民盟图林根州负责人,但事情没有这么容易,因为基民盟在图林根州正在失去政治势力和社会影响力,该州相当一部分基民盟党员已经离心离德,否则事情不会发展到这一步。

虽然在默克尔总理的直接干预和卡伦鲍尔的强力施压下,当选的克梅里希感到事态严重,不想再趟这个浑水,在当选第二天即自动辞职,但风波并未平息。接下来的事态将相当复杂,卡伦鲍尔要求当地的基民盟联合其他政党,重新推举一位政治立场中间或中间偏右的人竞选州长,但这样的人在图林根州不易找到,更没把握在新一轮选举中能战胜对手,当选上位。其实即使默克尔、卡伦鲍尔和基民盟主流的重新选举愿望实现,图林根州的基民盟与选择党的勾结也已经“生米煮成熟饭”。

2月10日,卡伦鲍尔表示,她不会在明年参加德国总理的竞选,并将在今年内辞去基民盟党主席一职。此时,离她成功当选基民盟主席仅仅14个月。

AKK为何辞职?

卡伦鲍尔的姓名全称为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三个首字母合在一起简称为AKK,因此媒体上习惯称她为AKK。尽管卡伦鲍尔本人没有明确解释她提出辞职的原因,但舆论给她分析了三点:一是她对图林根州的州长选举及造成的恶劣影响感到气愤,实际是一种政治抗议;二是卡伦鲍尔当初是在主动辞去基民盟主席的默克尔力荐下当选为基民盟主席的,尽管默克尔对她恩重如山,多方提携,目前卡伦鲍尔还兼任着德国的国防部长,但在派系复杂、资深政治家林立的基民盟内,卡伦鲍尔感到压力很大,阻力不断,步履艰难,在很多问题上很难压住基民盟的阵脚。此次图林根州的选举表明了基民盟内的离心离德已从上层延伸到州一级,让卡伦鲍尔更感到自己无能为力;三是有舆论猜测她与默克尔总理产生了矛盾和嫌隙,她希望按照基民盟的惯例,作为执政的基民盟的主席应该同时也是总理,这样才更有权威,也便于党内外团结和运作。但主动让位的默克尔总理的任期还有一年多,不可能提前辞职让位于卡伦鲍尔。

从各方面的情况看,前两个原因是成立的,但最后一个原因很大程度上只是猜测和臆测。因为对于默克尔的提携之恩,卡伦鲍尔不得不报答,不可能急于上位。再说,默克尔早已表示她无意留恋政治和权力,希望退休后过平淡的生活,尽管很多人对默克尔这位当今欧洲最资深也是最受尊敬的政治领导人恋恋不舍,甚至很多人希望她出任欧盟主席或欧洲理事会主席,但默克尔都一一婉言拒绝了。

还有,卡伦鲍尔虽然具有坚定执着的个性,但毕竟在党内和德国政坛资历不深,至少目前还没有显露出其出色的领导能力、成为强势政治人物,她还需要默克尔利用其影响力,再辅助其一段时间。应该说,卡伦鲍尔本人比谁都清楚目前领导基民盟是多么艰难。

谁会接替卡伦鲍尔?

对于卡伦鲍尔的辞职,默克尔总理表示了感谢和理解,但要求她暂时留任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本人也采取了负责态度,称在年内选出新的基民盟主席之前,她将继续看守基民盟,不会突然间撒手不管。

下一步会怎么办?目前主要有两种预测:一是基民盟选举产生新的主席,二是德国有可能提前举行大选,干脆一步到位,由大选后的执政党主席直接担任德国总理。但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默克尔总理的政治意愿与态度,当然也取决于今后一段时间德国政坛的走势与博弈。如果德国政治生态进一步恶化,党内外人心思变,默克尔感到心灰意冷,主动提前卸任,以便德国提前举行大选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生于1954年7月17日的默克尔,即将迎来66岁生日,她为德国的操劳已经很多,为德国的和平、安全与进步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默克尔在2000年升任基民盟主席,2005年在提前举行的联邦德国大选中与总理施罗德角逐下任总理,最后确认由默克尔出任联邦总理,一直当到今天。为了国家和自己的政治事业,默克尔在家庭和个人方面牺牲了太多。但在她任内,德国经济繁荣增长,长期保持了欧洲最大经济体的地位。

作为德国的传统大党和执政党,基民盟内人才济济。有一个人,被普遍认为是当初卡伦鲍尔的有力竞争者,也是今后最有可能接替卡伦鲍尔的资深政治家,他就是执政联盟前议会党团主席、现联盟党经济委员会副主席弗里德里希·默茨。默茨被普遍认为是党内的“保守派、现代反动派和大人物”,或者说是党内的右翼总代表。

默茨非同一般,在政治上、经济上和学识上都有一套,尤其政治经验丰富,党内资格老,拥趸者众。他拥有法律和政治学学位,并且是著名律师,在17岁时就加入了基民盟,从1989年开始在欧洲议会任职5年。但默茨与默克尔长期不和,默茨经常批评默克尔,也因此让默克尔最终选择了卡伦鲍尔接任主席。

在竞选基民盟主席职位失败后,默茨表面上从政治上隐退,在美国黑石资产管理公司当监事,但实际上一直都在密切关注德国政坛尤其是基民盟内部的重要动向。对于图林根州的州长选举,他早就有所准备。

上周,默茨悄悄放弃了在美国黑石公司的监事职位。对于此次图林根州的选举以及随后党内发生的麻烦,默茨始终避免直接发表评论,仅在一家报纸记者采访他时预测道:“这些天还有其他新闻……在这种情况下,明智的思考比迅速讲话更为重要。”有评论据此认为,实际上,默茨早就料到卡伦鲍尔会提出辞职。

2月6日,默茨表示,自己希望“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内对这个国家抱有更加坚定的信心”。在卡伦鲍尔提出辞职后,默茨终于在推特上出现了,他表示,卡伦鲍尔的决定“值得尊重”,“我全力支持她领导她的继任过程,并当选为党首,并竞选总理”。默茨的话说得很动听。

很多评论认为,默茨是一个很有思想特别是有前瞻思维的人,他说话谨慎,很少直接表露。默茨历来主张德国实行严格的移民政策,放松经济管制并大力推进私有化,呼吁简化所得税。默茨早就在思考德国和基民盟的改革,并认为只有变革才能保持党的活力,才可能拥有未来。

人们回忆了这样一件事:2004年,默茨在柏林火车站的出租车站台上候车时,不慎丢失了笔记本电脑,后来捡到者通过警察局把电脑还给了他。默茨为表示感激,给对方赠送了一本有其亲笔签名的新书,他在扉页上写道:只有那些改变者才能幸存。从繁荣的幻觉尽头,设定我们未来的道路。

但默克尔当家,轮不到默茨掌柜。

真正的冲击是什么?

其实,上述一切,都不过是上周这场政治地震的小震荡,它最多是发生在联盟党内部。有分析认为,默克尔听闻图林根州的选举情况后要求迅速灭火,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照顾执政联盟中的社会民主党的态度,该党对基民盟与极右翼的选择党搞基层竞选合作格外敏感和反感。默克尔出面灭火,避免了执政联盟内部的矛盾激化和出现分裂。

此次图林根州选举引发的政治风波,真正的冲击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德国的政治生态正在悄然发生大的改变,它撼动的决不仅仅是基民盟或执政联盟,而是整个德国政治系统,使所有的传统政党都处于动荡不安、不知所措状态;

二是人们对基民盟今后能否继续是一个全民政党特别是德国的执政党表示担忧和疑虑,不少人甚至对更关键的问题,即德国传承至今的议会民主制、德国议员的政治立场坚守,以及德国政党内部在纪律与良心自由之间能否保持理性的取舍平衡产生了怀疑,如果不能做到这些,德国二战以来形成的和平体制机制将遭遇更多的挑战和考验;

三是德国政坛与社会人心思变,各种新的政党不断出现,并具有了比传统和正统政党更有挑战性、爆发力的强劲发展势头,传统政党和主流政党如何迎战日益右倾极端和民粹的新政党面临诸多考验和不确定性;

四是表明在德国经济开始下滑、社会矛盾累积,民粹主义思潮明显抬头的大背景下,德国的极右翼势力更加大胆放肆,并正在对传统政党挖墙脚。目前基民盟内出现了总理即将期满,日益失去权威性、影响力、掌控力,看守主席心不在焉、群龙无首和内斗又起的复杂局面,这对整个德国的稳定很不利。

德国是欧盟一体化的主引擎,欧洲经济社会科技发展的样板,是欧洲和平稳定的重要力量。今年7月1日起,德国将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在这种状态下走马上任,显然不是27个欧盟国家所愿意看到的,也是默克尔总理所焦虑不安的。德国政局将如何演变,值得密切关注。

分享到:
说明:本文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专家、作者个人立场观点
最热新闻